德甲

唯我毒尊第五十章庸庸一生

2020-01-25 19:57: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唯我毒尊 第五十章.庸庸一生

“亮儿,亮儿。”

一声慈祥而苍老的声音传到杜亮的耳朵里,将睡梦之中的杜亮给拉醒起来。

眼睛逐渐睁开,望着眼前的一切,杜亮思索起来:“这是哪啊?”

这是一个装修豪华的卧室,里面的每一个家居都透露着主人的尊贵,香炉里那浓厚的香味,将卧室充斥起来,显得更是温馨几分。

“这不是自己在高丘国的房间么。”

杜亮眼睛微微睁开,打量着房间的一切,陷入了思索之中,自己在百战门的试炼中和罗一天在泡智慧温泉的么,怎么回到了高丘国。

而且,高丘国不是已经覆灭了么,自己怎么可能还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呢。

“亮儿,睡迷糊了不成?”

正当杜亮思索之间,一道慈祥而苍老的声音传来。

“爷爷!”

眼睛睁的浑圆,如同铜铃一般;杜亮望着眼前那长着白胡子的爷爷杜重,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怎么回事,爷爷不是被梁无衣给杀死了么,还有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一切的一切,让杜亮陷入了呆滞之中,一时之间竟是有些回不过神来。

望着眼前那真实无比的杜重,杜亮陷入了思索。

“难道一切都是在做梦,梁无衣根本没有杀死爷爷,高丘国也没有覆灭!”

“瞎想什么呢,我们高丘国怎么回覆灭呢。”

听得杜亮的话,杜重拍了杜亮的后脑一下,笑骂道:“臭小子,这么晚了还不起床,光想些不可能的事。”

“哦。”

摸了摸脑袋,杜亮微微一笑,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梦,虽然万般真是,但是杜亮没有理由相信这一切是假的。

“对了爷爷,我能练出灵力来了。”

杜亮一脸欢喜,向杜重禀告着自己的进展。

“好小子,没有辱没了我杜家的威名。”

杜重大笑一声,很是得意,捋了捋自己那长长的胡须:“爷爷老了,将来这个东望候还是得交到你的手上,原本爷爷以为你这一辈子不能练出灵力,无法得到爵位,现在你真是让爷爷欢喜起来了啊。”

“爷爷,亮儿一定会努力的,绝对不会辜负爷爷的养育之恩。”

杜亮狠狠的点了点头,他决定,从今往后一定要好好的孝顺爷爷。

从那往后,杜亮的每一天都是变得很充实;修炼,管理府内大大小小的事情,一天天过的也是飞快;而杜亮的修为,也是一路高歌猛进,畅通无阻的增进着。

无论是皇宫内年轻一辈的比武,还是在战场上血与血的对抗,杜亮从未败过,战无不胜,胜无不武。

这样骄人的战绩,让皇帝都是称赞不已,亲子赐杜亮名为“不败将军”,更是将自己最喜爱的凤公主许配给了杜亮。

大婚当晚,凤公主一身红袍,那倾国倾城的俊脸之上更是化上了淡妆,远远望上一眼,就令人鼻血涌动,下身坚硬无比。

“夫君。”

嘤喃一声,凤公主一脸妖媚,轻轻的一声竟让杜亮骨头都是变得酥麻起来。

“咕嘟。”

望着凤公主那凹凸有致的妙曼身材,杜亮不由得咽了口唾液。

杜亮觉得,拥有这样的妻子,自己这人生还有什么不满的呢!这样的生活,又有多少人会羡慕不已呢。

轻轻的揭开凤公主的红盖头,望着那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的脸庞,杜亮的手都是有些颤抖了。

今天的凤公主,竟然如此美丽,妖娆的如同一个妖精一般,将杜亮的整个心脏都是牢牢的控制起来。

望着那充满诱惑的一点朱唇,杜亮没有多想,俯身吻过,小巧的舌头撬开凤公主那洁白的牙齿,杜亮疯狂的吮吸着,搅动着。

胸间那丰满的双峰,更是在杜亮的挤压之下微微变形。

“真他娘的软!”

没有过多的感想,杜亮打了个哆嗦,神情陶醉,手掌颤抖的朝着那双峰摸索了过去,肆虐的揉动着。

“夫君,爱我。”

凤公主浑身颤抖,精致的脸庞之上尽是妖媚,整个身体犹如八爪章鱼一般紧紧的缠绕在杜亮的身上,轻轻吐出这四个字。

杜亮打了个哆嗦,欲从心生,下身坚硬如铁,再也忍受不住。

解开凤公主的腰带,露出那胜雪的肌肤,杜亮呼吸急促,身体都是变得微微颤抖。

下身欺压而上,杜亮疯狂的晃动着,打响了属于人生的第一炮。

几年之后,凤公主更是给杜亮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公子,三人幸福美满,杜重也是更加欣慰了。

结婚生子,服侍老人,高官侯爵。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杜亮陷入幸福的怀抱之中。

甚至,杜亮都是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上帝的私生子,不然怎么会有如此美满的生活。

一年又一年,三十年年如同眨眼一般,飘然而逝。

办完爷爷的后事,杜亮有些伤心。

时间过得太快了,快的杜亮都没有来得及体会出人生的心酸。

摸着有些雪白的头发,杜亮迷了迷眼睛,似乎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老头子,想什么呢。”

随着年龄的增长,凤公主也是到了人老珠黄的年纪,那倾国倾城的脸上也是被岁月留下道道痕迹,没有往日的妖艳,却有了岁月的韵味。

“我觉得,这似乎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杜亮摇了摇头,摸着下巴微微思索起来。

“老头子,那你想要什么生活呢,你看我们现在的生活不是很好么。”

凤公主微微一笑,摸着杜亮的手笑骂一声:“我们的孙子都快有了。”

“我究竟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呢。”

杜亮手指微微弯曲,紧紧的扣住自己的头发,似乎因为压抑,面目都是有些狰狞,不断的低声问向自己:“我究竟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呢。”

“爹,我决定了,我要去外面闯荡闯荡!”

这时候,一位白袍少年走了过来,那清秀的脸庞和杜亮竟是出奇的相仿,冲着杜亮微微作揖。

“闯荡!”

猛然睁开双眼,杜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杜亮痴狂一笑,张开双臂望向天空,面色大喜。

“我终于明白我想要什么生活了,我想要的生活是在危险和恐惧之中生存,我想要的生活是一次次的挑战自己打破自己!”

“我想要这天遮不住我的心,这大地蒙不住我的眼,这苍生都能懂我的道!”

杜亮眼神中散出一丝精光,又如一代君王睥睨天下。

深圳种植牙是怎么做的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主治医生
贵阳看癫痫病哪家最好
宝鸡最好的妇科医院
榆林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