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民进党当局为何陷入执政困境

2019-08-10 00:36: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民进党当局为何陷入执政困境 当前,以陈水扁为代表的民进党当局正陷入执政六年来最困难的处境。陈水扁当局因“失德、失政、失言和缺乏反省能力”,致陈水扁与民进党的政治声望双双下降,施政满意度迭创新低。 具体表现在:政治上,蓝绿阵营尖锐对立,政局动荡不已;经济上,投资环境恶化,增长率低下,人民生活水平严重下降;两岸关系上,围绕台湾前途何去何从的斗争空前激烈,“政冷经热”、“官冷民热”局面继续发展;对外关系上,四处碰壁、一筹莫展;党内关系上,党政矛盾、派系矛盾、上下矛盾以及“接班”矛盾空前突出。 民进党当局之所以陷入执政困境有很多原因。扁当局将主要归结为“在野党不配合”、泛蓝“联共卖台”、台商“唯利是图”、“世界经济不景气”、“中共打压”等因素。但常识告诉人们,任何政党、政治集团或领袖人物,是否“以民为本”,是否从客观实际出发而不是从主观愿望出发,是否遵循科学民主的决策机制,制订切实可行而具有前瞻性的路线方针政策及战略、策略,应是衡量其领导是否正确的主要标准。舍此而推诿塞责,怨东怨西,绝非有理想、有担当、肯负责、做大事者的表现。 观念错误:认识不正确 民进党为了执政,曾提出许多似是而非的“台独”观点,如:“台湾自古是无主之地”,“包括国民党政府在内的所有统治者都是外来政权”,“中国是台湾人历史悲情之源”,“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和旧金山和约没有解决台湾的主权归属,台湾地位未定”,“联大2758号决议解决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但未解决台湾的代表权问题”,“台湾主权独立,两岸一边一国”,“中共要吞并台湾”,“台湾属于民主阵营,地缘战略地位重要,一旦中国武力侵台,美国必会出兵保护”等。 上述观念言之凿凿,貌似唬人,但稍做深究就会发现,切断、曲解历史,以偏概全,过于情绪化和先入为主,抓住一点不及其余,漏洞百出,是其基本特征,故经不起认真、严谨的推敲,用于蒙蔽、煽动情绪化的民众或用作竞选语言尚可理解,但作为制订战略和路线方针政策的指导理想,用于解决问题,在实践过程中必然表现为荒谬和自相矛盾。 以权为本:政治不正确 民进党当局口口声声以代表“台湾主体意识”、“爱台湾”(实即支持“台独”)自居,并以此作为衡量党派个人政治是否正确的唯一标准,以此标准把反对“台独”、主张在“九二共识”基础上和平发展两岸关系的泛蓝阵营打成“卖台集团”,每逢重要选举便炒作统“独”议题,试图以此激化两岸关系、煽动台湾悲情、挑拨族群矛盾、“抹红”泛蓝候选人,骗取选票。 在“政治正确”的掩护下,民进党当局不顾台湾经济日益衰退,人民生活水平日益下降,主流民意希望两岸维持现状、和平发展、合作双赢的现实,强行推行“正名、制宪、去中国化”的“台独”路线,一些人甚至大搞任人唯亲、以权谋私和权钱交易;去年底今年初一系列被揭发出的民进党高层贪渎腐化的弊案,不仅令多数民众深感失望,导致民进党选举结果严重挫败,还令人怀疑他们标榜“爱台湾”的真正动机与推行“台独”路线的“正当性”之所在。 “政治正确”已成为民进党打击政敌、骗取选票、进行权利分赃的代名词;民进党执政后处处为党派个人之私打算,一切以权力为中心思考,所作所为已严重脱离台湾的主流民意,恰恰证明了他们越来越“政治不正确”。 “台独”挂帅:战略不正确 “台独”现象之产生有其复杂的历史背景和国际根源,但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台独”都不是一个理性的抉择。因为衡量台湾的历史、地理、人文、经济,实与祖国大陆有着千丝万缕无法割舍的联系。台湾或者与大陆统一,或者依赖外国支持与大陆作对,不可能真正“独立”。 然迄今为止,民进党当局仍拒绝接受“两岸一中”,仍在高喊“公投正名制宪”,“要将台湾建成一个完全正常伟大的国家”等,仍在动用一切资源手段为一个不可能达成的目标而奋斗,表明其对台湾的前途及两岸关系未来,缺乏全面、客观、理性的分析判断和积极、务实、长远、透彻的战略思考,仍深陷在历史悲情、冷战框架和蓝绿政争等偏狭、过时、情绪和权谋的泥淖中而不能自拔,故不可能提出具充分说服力的核心论述来,也不可能制订出真正符合台湾人民利益并切实可行的全盘战略战术。在此情形下,他们的施政处处碰壁,陷入困境,最终只能炒短线,或将战略变成策略耍,也就不足为奇了。 全面出击:战术不正确 与上述认知、政治和战略的不正确有关,民进党当局还犯了不顾自身实力、现实与可能而全面出击、强行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张的战术错误。如: 政治上:不顾朝小野大、主流民意希望两岸双赢、内部和谐、政治清明、保障人权、提升生活品质、渐进改革的现实,执政不守“法”,少数不服从多数,强行推动“公投正名制宪”的“台独”路线。 经济上:不顾民之所欲和台湾岛屿经济的特点与局限性,无视全球和区域经济一体化、两岸经济联系已密不可分的趋势与现实,不仅拒不开放直接“三通”,还在2005年底败选后,根据政治需要将两岸经贸政策由开放为主紧缩成以管理为主,将政治凌驾于经济之上。 文化上:不顾两岸族同宗书同文史相连的事实和两岸民间文化交流热的势头,大搞文教“去中国化”,肆意修改中学历史教科书,企图切断两岸的历史联系,强化所谓的“台湾主体意识”和“国家观念”,将政治凌驾于专业之上。 军事上:不顾大陆大台湾小、陈水扁搞的“防御性公投”未通过和台湾经济民生问题重重的事实,强行制订巨额军购预算,企图将纳税人的血汗钱用于得不偿失、毫无胜算的支出上,进行两岸军备竞赛,将政治凌驾于民生之上。 对外关系上:不顾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普遍坚持“两岸一中”、反对或不支持“台独”的现实,硬要以小搏大,“向不可能的事务挑战”,花重金买“外交”固“邦交”,同时又悍然违背其数度向美国做出的“四不一没有”的政治承诺,企图倚仗台湾的战略地位绑架美国为“法理台独”埋单。 两岸关系上:不顾两岸关系的历史与现实,不仅拒不接受“九二共识”,致两岸政治僵局无解,还视泛蓝三党与大陆的交流为“联共卖台”,攻击大陆方面采取的惠及台农、台商、台生和普通民众的措施为“包藏祸心”,拒绝接受大陆赠送给台湾人民的象征着和平友好的两只可爱的大熊猫。 一人独断:机制不正确 民进党是一个年轻的政党,比起国民党“百年老店”,可以“尚处于稚嫩期”形容,故犯错出差乃至跌跟头很正常,问题在于发生问题后能否及时反省检讨改进,这就需要党内形成一套民主决策、集体负责、监督制衡暨纠错机制。但遗憾的是,民进党执政六年来,始终没有处理好领导者个人与党、党与政及政府内部的关系,一切以陈水扁个人意志为转移,导致党政脱节、以政领党、陈水扁一人说了算的“新威权主义”局面。“有权的不负责、负责的没有权”,短短5年时间,换了5位“行政院长”。今年初,陈水扁宣布“废除国统会和国统钢领”,如此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大事宜,党政高层重要成员几无一人事先知晓,事后却要替扁补台。类似的情况在扁执政任内时常发生,已不胜枚举。 由于党政脱节,党内监督制衡机制阙如,致使扁意凌驾于“行政院”之上,“府”意凌驾于党意之上,下情不能上达,上情亦不为下层理解和配合,自然使决策错误、失误的几率大大增加,即使党内有人对此状况不满呼吁改革、反省,呼吁召开“党是会议”研究解决办法等,均不起作用,反而导致敢于公开批评者被孤立。(杨立宪 全国台湾研究会副秘书长)胸痹的严重类型是什么
冠心病心绞痛能活多久
怎么治腹泻最有效
整肠生效果怎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