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我要做天帝 第三十八章:龙墓显(上)

2019-11-08 04:33: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要做天帝 第三十八章:龙墓显(上)

二十多手持兵刃的大汉面色凶恶,他们集合人手对着一处冲来,衙役们虽然人多,而且还有长兵器,可面对这种景象还是心惊胆战,没面对的还好,那些直面凶徒冲击的衙役,都是瞬间脸色惨白起来。

李玄集看了一眼不免心里暗骂一声,按照原先计划,衙役们靠着长枪,扎堆下也能安全不费力的剿灭这些凶徒,然而现在看着被吓傻的衙役,多半还是要短兵相接。

李玄集也不再多说,提着一根戒杖就迎了上去,李玄集一人当然敌不过这二十多个凶徒,不过周围两边的衙役心态还没有崩溃,按照计划从两边压来,为李玄集分摊了大部分压力。

凶徒与衙役挥刀动枪,打在一团,场内叫喝之声不绝于耳。李玄集在人群中更是一根戒杖舞的虎虎生威,只以一人,就挡住想要正面逃跑的凶徒,断了退路。山上的黄县令看着李玄集身后衙役吓得不敢上前,心下暗骂,这帮蠢货,平时好吃懒做也就罢了,当着外人的面,还这么丢脸,不由得恶狠狠吼道:“你们这些衙役,不想要饭碗了吗?谁不上前,谁就滚回去种地!”

黄县令的话让下面衙役们一惊,现在才想起来身后黄县令一直看着,这些大汉看上去极为凶恶,可衙役们毕竟人多势众,他们也不相信自己会这么倒霉被砍杀,怀着侥幸心理,众人冲了上去。

衙役们也不近身,就用长枪远远的打,王老大等人本来就人少,面对这四面八方刺来的长枪,纷纷中枪倒地,衙役们看着如此轻松,心绪终于稳定下来,长枪刺杀的更加密集。

李玄集早早退了出来,王老大等人被围在中间,只能用手中刀剑格挡,没有盾牌下,他们实在难以招架,等到王老大也被三把长枪同时刺中,倒地身亡,这黑店,算是彻底被剿灭。

唯有王老大倒地后,看着山上黄县令,嘴角微不可查的张合,说出了一句:

“狗官!”

这一幕极微不可查,李玄集却是眼神一凝,在场唯有天生异瞳的李玄集能够看见这王老大等人的魂魄,哀嚎冲向黄县令,然而这魂魄还未冲到便被天地气运直接镇压,王老大二十多人,面对铺天盖地的气运香火,转瞬消散,朝廷气运也是微不可查减少一分,这一分很少,李玄集却借着这一瞬间的朝廷气运展现,看见了让他惊愕的一幕。

朝廷气运,每时每刻,都在不停减少!

不知道天下此刻到底有多少个王老大、李老大被直接斩杀,提供气运香火的生民,又有多少被黄县令、张县令压迫的生不如死。

李玄集震惊万分,不自觉低语:

“这朝廷气运,已到入不敷出的境地了吗?没了气运镇国,这天下,要乱!”

李玄集的低语没有他人注意,黄县令看王老大等人都被杀死,心情终于放松下来,高兴的拍手,扬言要可以让衙役们主持三天的‘税收’工作,这让衙役们极为高兴,直呼黄老爷英明,而至于这‘税收’嘛,还不是他们这些衙役,想怎么收,就怎么收?

在场没有任何一人看见朝廷气运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减少,李玄集在婉拒黄县令邀请的晚宴后,独自一人回到神庙内,整个人显得有些魂不守舍。

莫凌也在神庙观看着整个剿灭活动,可惜莫凌现在还观看不了气运,只能感应,也就看不到朝廷气运的变化,虽然疑惑李玄集状态有些异常,但也没有太过在意。

昨天夜里神兵斩获颇丰,又收获了诸多经验,整场战斗虽有伤患,但好在无一人战死,也算完美,现在有了神兵,莫凌可以着手整顿整个沂水城的治安问题,将鬼怪们全部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中,没有了鬼怪袭扰,再加之莫凌让鬼怪们向曾经袭扰过的百姓托梦道歉,香火必定更加旺盛。

等到莫凌彻底掌控沂水城,也就能够向其他城市扩充自己的影响范围,八品地神,或许也就有望了。

莫凌打着自己的算盘,却不知在他的后山极隐蔽处

,六个修士在这里布下天罗地,屠杀着一窝鬼怪。

陈英李俊两人与四个同样装束的修士围着一方长满杂草的墓碑,在外人眼里这不过一普通场所,可是在这六个湘湖派的修士眼中,却是一个大阵,在大阵之中,躺满了倒地鬼兵,最里面还有一黑脸鬼将倚剑跪地,眼神凶恶注视着陈英李俊等人。

这些鬼兵鬼将身穿前朝盔甲,虽然破旧不堪,然而一身撼死壮志,尤为不凡。众人虽然心怀杀机,却也不得不佩服,三名修士,口念真言,驱动大阵放射剧烈火光,最终将这些鬼兵全部杀尽,只留下一个半死不活的鬼将在熊熊烈火内,杵着宝剑单膝跪地,刚强立于大阵中央!

鬼将披头散发,浑身伤口:

“你们这些卑鄙小人,妄称修道之人。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们摆此恶阵,肆意绞杀随葬兵士,就不怕遭天谴吗?!”

李俊听闻一笑:

“天谴?想不到你还有些见识,我等修道之人,体会天心是不错,但也要看什么时候。天意注定本朝将灭。我等来此,也是天意。现在朝廷没了那上古至宝,还拿什么来天谴我们?”

李俊说道上古至宝时,周围修士们都有些微不可查的表情浮动,似乎是说到了他们某些软肋,陈英在一旁连忙摆手,示意李俊不用再多说,自己语气淡漠问道:

“樊将军,你也不用再挣扎了,徒增痛苦而已。前朝丧失天心,早已覆灭五百年,天下大势早就不在前朝手中,你又何苦守着秘密?还是让开大门,放我们进去把,你替前朝守了五百年天子门,早已经尽你的义务了。放开入口,我等给你个痛快,否则,我还有千般手段,管教你折了你那满身豪气!”

陈英语气淡漠高傲,李俊也在一旁戏谑看着前朝鬼将,鬼将听罢,却是满面讥讽,忍疼冷笑:

“一帮山耗子,盗天窃地卑鄙之徒,也想妄入龙墓?若是朝廷英明,只需三千甲士,片刻间便可诛你满门,我乃前朝大将军,怎么可能向你们这些旁门左道投降?”

李俊见鬼将不降,还嘲讽自己等人卑鄙,眼中滑过一丝怒意,上前掐印,挥动法力就准备启动阵法灭杀鬼将,陈英却是抬手制止,李俊见陈英又制止自己,眼中闪过大为不快,却又迅速掩盖下去。

陈英继续劝说:

“樊将军,你这又是何苦呢?天发杀机。龙蛇起陆,天下眼看就要大乱,乃是天意注定,非人力能抗争。灭了你们朝代的当朝也要亡了,我们取出龙墓中的至宝与龙气,也算是帮助你们复仇,你完全没必要继续阻拦我等。”

鬼将转而不搭话,只保持脸上讥讽笑容,恶狠狠盯着这帮恶客。

陈英看鬼将不再言语,眼神也是渐渐冷漠,终于语气冰冷下来:

“既然将军不让,那我等就只有自来,你这般坚持,也不过是徒耗我们时间而已。”

说完,陈英挥手,一道灿烂剑光,化作飞虹射向对方...

南京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安顺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烟台市莱阳中心医院
扬州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青海治疗盆腔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