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058章不好搞定

2019-10-12 22:30: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058章不好搞定

吴汉生这次邀请陈兴前往南州,并不是单纯的请陈兴过来玩,而是要给陈兴介绍一个人,对方正好在南州,吴汉生让陈兴有时间可以来见见,而这跟之前陈兴拜托他的事有关,不过吴汉生也不是要求陈兴一定要过来,只是半开玩笑的说让陈兴有时间可以考虑来一趟。

吴汉生如此说,陈兴这次考虑了一下后就答应下来,他既然让吴汉生帮忙,那无论如何也得给吴汉生一个面子,再者,为了曾静这件事,陈兴也觉得自己亲自走一趟比较靠谱,所以陈兴才会有这一趟周末之行,而江城到南州的飞机只要三个小时不到,来回其实很方便。

离开南州许久的陈兴,其实也有些怀念这片热土,毕竟是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他也有女人在这里,对南州的记忆,远比其他地方多。

傍晚五点多上的飞机,飞机到达南州机场时,刚好八点半左右,吴汉生亲自坐车来机场迎接,给了陈兴极大的礼遇,双方从贵宾通道离开。

“飞机上没吃多少吧?走,我已经订了餐厅,给你接风去。”车上,吴汉生爽朗的笑道,末了,又颇为幽默的道,“尽管放心吃,是我个人掏的腰包。”

陈兴听到这话,也是忍俊不禁,笑道,“既然是吴老哥你自己掏腰包,那我今天还真得宰你一顿。”

“你就可劲儿吃吧,你能把我吃穷都算你有本事。”吴汉生笑了起来。

双方一路说笑着,车子直接开到了吴汉生设宴的地方,不是豪华的大酒店,而是位于城区小巷的一家餐厅,是一栋三层楼的欧式风格的建筑,有独门独户的院落,周围环境十分清幽,仿若闹市中的一块净土。

这家餐厅明显是吴汉生经常来吃饭的地方,吴汉生熟门熟路的带着陈兴进了包厢。

“红宁这会还没空,得晚点再过来,咱们先吃就行。”双方入座,吴汉生的秘书和陈兴的秘书于致远在外头的小间单独开了一小桌,包厢里只有吴汉生和陈兴两人。

吴汉生口中的红宁全名叫黎红宁,是现在部里刑事侦查局的局长,也是吴汉生走后的第个任继任者了,以前也曾经是吴汉生的得力助手。

这天底下的事也就是这么巧,陈兴给吴汉生打完后的第三天,黎红宁就正好来到了南州,如果不是吴汉生恰巧给黎红宁打,都不知道对方过来了。

黎红宁这一趟过来是来亲自部署一项重大抓捕行动的,之前局里一直在跟踪调查的一个贩卖人口的特大团伙主犯这次聚集在了南州,黎红宁当即拍板决定要实施抓捕行动,将这些人渣一打尽。

因为是部里挂牌督办的大案,所以黎红宁亲自来南州坐镇,协调局里和地方警力,这两天,黎红宁一直都在临时指挥中心待着,商量着抓捕行动的细节,在保证不扰民的情况下,又要尽可能的将所有主犯都一打尽,同时也要防止对方狗急跳墙做出任何危险的还击,因为那有可能会伤及无辜群众,所以别看是一场实力相差悬殊的抓捕行动,但要保证不出任何纰漏而成功实施抓捕,并不是说大把警力撒出去,把人包围起来就简单了事。

“你八点多才到,我这老人家扛不住肚子饿,已经先吃了一点垫肚子了,这会也不是很饿,你看看你想吃点什么。”包间里,吴汉生笑着把菜单给了陈兴。

陈兴一听,笑道,“幸好吴老哥你先吃了一些,不然让你饿肚子等我到现在,那我可真罪孽深重了。”

两人开着玩笑,因为陈兴在飞机上也吃了一些,这会也就只点了几个小菜和点心。

陈兴和吴汉生在聊天时,南州市区的一家咖啡馆,朱子情和关明燕坐在沿街的一处位置,朱子情拿着小勺子不时的搅拌着咖啡,眼神有些游离,而关明燕,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朱子情身上,眼里像燃烧着一股炙热的火焰,想把朱子情融化。

朱子情有些反感关明燕的眼神,所以她的目光飘忽不定,懒得和对方对视,而此刻,朱子情也快失去了耐心,关明燕约她出来的理由是要和她谈论其父亲朱运来的案情,出于对父亲的关心,朱子情才答应出来,否则朱子情根本不愿意答应对方的邀请。

“这咖啡厅终归是嘈杂了点,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刚刚要是去会所就好了。”关明燕笑眯眯的看着朱子情,他想约朱子情去会所,却是被朱子情给拒绝了,说是到咖啡厅来就行,关明燕也只能答应。

“关处长,咱们还是说正事吧,你约我出来,都坐了小十分钟了,还一句话都没说到正题上,全都是一些没营养的话。”朱子情淡然道。

朱子情这话让关明燕有些尴尬,看朱子情一副仙气飘飘的样子,好像对外物什么的都没关注,却没想到朱子情把时间都记得一清二楚。

“朱小姐,你父亲的案子有些棘手,现在我们院里恐怕要将之列为今年下半年重点查办的案子之一,如果真的变成现实,到时就更加麻烦了。”关明燕一副事态严重的口吻说道。

“是关处长危言耸听,还是真的有这般严重?”朱子情脸上古井无波。

“朱小姐

,你这说的啥话,我从见你第一面起就把你当朋友了,对朋友,我怎会危言耸听。”关明燕认真道,嘴上如此说,关明燕心里却是暗暗捏了把汗,这个朱子情可还真不好糊弄,不像一般的女人那么好恫吓,想占这个女人的便宜估计也没那么容易,也难怪,这朱子情要是那么容易搞定,朱治平那厮也不会想方设法的弄出这些阴损的招数想把朱子情这朵迷人的花给摘下来。

要是没看到朱子情,关明燕或许会认真配合朱治平把这出戏演好了,但自打见到朱子情第一眼起,关明燕也跟着了魔一样,回去之后几乎是茶不思饭不想,满脑子都是朱子情那美得不像话的脸蛋,现在关明燕已经顾不得朱治平了,就想自个把朱子情给吃了。

福建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宁波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忻州妇科
福建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宁波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