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神帝归来 正文 第一卷 正文_第712章 你记下了吗

2019-10-12 19:37: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帝归来 正文 第一卷 正文_第712章 你记下了吗

相较于胡杨,张剑看起来十分年轻。

此时张剑以千变之法变了模样,但依然是十七八岁的样子,不免让人惊疑。

张剑手握太儒剑,站在胡杨身前,目光平静的望着极速冲来的公羊奇,古井无波,无悲无喜。

“这人是谁?竟然打算替他挡下公羊奇!”

“看这模样,应该还不满二十岁吧,太年轻了,他能有多少势力,恐怕连化形境都未达到,居然上赶着送死!”

“他刚才说什么?浩然剑歌?难道刚才那惊天之剑便是叫着浩然剑歌吗?可是此剑法从未听说过啊!”

观战者蠢蠢欲动,想要擒下胡杨,逼问剑法,但见到张剑走出,却是暂缓一步,想要看看这个突然走出的少年,有什么手段。

“哼,一个乡巴佬而已,看本世子怎么撕碎你!”

公羊奇也是看到了张剑,顿时怒火熊熊,速度不减反增,宛若雷电,其手中的紫金长棍更是绽放明亮之芒,一道赤蟒虚影浮现,仰天嘶吼,摄人无比。

“这是高级皇器,不愧是公羊王的世子,竟然拥有此等武器!”

众人一见这紫金长棍,顿时目露震惊。

高级皇器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在整个洪荒大陆上,高级皇器都属于一流武器了,除了圣器和半皇器外,便属之最强。

此刻公羊奇取出的竟然是高级皇器,再加上其蜕变境三重的实力,又怎么不让人惊讶了。

公羊奇不过十六七岁,却是蜕变境三重的实力,再加上紫金长棍的存在,可称天骄,就连这次武道大会,也有极大的希望进入霸血宗。

刹那间公羊奇整个人如同滔天大浪,滚滚而来,空气都被压爆,轰轰声不绝,若非天干地支灵阵,恐怕早有山崩地裂之势,可怕极致。

而与公羊奇相比,张剑却是显得普通至极,他随意握着太儒剑,站在原地,却是没有丝毫气息散出,甚至连众人判断他的实力都无法判断。

负手而立,一手持剑,看起飘逸,但却没有效果,与公羊奇一比,张剑如同一个孩童般,不堪一击。

“哎,这少年怕是托大了,居然插手这场战斗中,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哼,一个人类少年,又非天骄,居然如此自负,人类果然都是些愚蠢的生灵,远不如我们妖兽!”

“可悲可叹,连自己几斤几两都不清楚,就敢出现丢人现眼,这下丢了性命!”

围观者没有一个看好张剑的,毕竟与公羊奇的锋芒毕露相比,张剑实在没有什么优势。

对于旁人的议论,张剑充耳不闻,反而再次开口,对身后的胡杨低语。

“我用和你一样的实力施展清风揽月,你看清楚了!”

话音刚落,张剑便是抬起了太儒剑。

刹那间,八方空气呼啸而动,化作狂风,吹得围观者皆迅速倒退,面露骇然。

此时张剑将实力保持在化形境三重,然而他所施展的清风揽月,却比胡杨施展的何止强上千倍万倍。

胡杨出剑,清风飘扬,可杀人。

然而张剑出手,却是狂风呼啸,如同风暴炼狱,整个空间都承受不住,摇摇欲坠,此风,可斩杀一切。

胡杨瞪大双眼,死死盯着张剑,生怕错过一丝一毫。

哪怕浑身疼痛难忍,哪怕一丝力气都无法提起,他也要睁大双眼,看清这一剑,因为他明白,这是张剑在教他剑法。

这种机会,千载难逢,甚至可能一生一次,因此他不敢大意,将一点一滴都牢牢的刻画在心中。

“清风揽月,清风只是外形,揽月,才是其意!”

张剑一边出剑,一边开口,丝毫没有将公羊奇放在眼中,只是开口,教导着胡杨这一剑的真意。

“乡巴佬,你找死!”

见到这一幕,公羊奇大怒,毫无保留,全身灵气暴动,手中的紫金长棍更是绽放无尽光芒,赤蟒嘶吼,凶煞之气逼人。

此刻所有围观者尽皆露出惊骇之色,忍不住倒退,无法抵挡。

“斩!”

张剑轻吐一字,刹那间所有狂风速度增快十倍,茫茫如海,迅速汇聚,最终化作了一轮圆月。

此月并非真实,也非月影,而是由无数的狂风在激荡碰撞中而成,撕天裂地,无物不斩。

此时张剑依然保持着化形境三重的力量,但这一剑,却是远超这个境界,轰隆隆的碾压过去,瞬间便是砸在公羊奇身上。

咔嚓!

紫金长棍竟然挡不住这一剑,赤蟒的嘶吼化作哀鸣,虚影直接被斩断搅碎,而紫金长棍与圆月碰撞,发出激烈而刺耳的金铁交鸣声,让所有人都是捂住耳朵。

“不,我不想死!”

公羊奇面色大骇,心中终于浮现了恐惧,这是死亡的威胁,这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他挣扎着想要求生,然而任凭他如何施展,却依然逃不过这一剑,这一轮清风揽月。

叮当!

蓦然紫金长棍无法抵挡,竟然被直接斩断了,圆月不停,继续斩下,在公羊奇骇然惊惧的目光中,尸首分离,死的不能再死了。

圆月飞落,没入大地,刹那间阵纹浮现,然而却是抵挡不住,阵纹蓦然光芒大作,恐怖的气息爆发,足足僵持了十息,当圆月耗尽,方才停歇。

一剑,斩杀公羊奇,全场寂静无声。

这一切,都是张剑控制力量,只动用了和胡杨一样的化形境三重实力,虽然他体内的并非灵气,而是更高级的神力。

但此剑法之强悍

,令人绝望,也令人贪婪与狂热。

此刻,胡杨赤红的眼中,便是掩饰不住的狂热。

自己的越级而战,而张少爷却是越了一个大境界斩杀,其差距,天差地别,而且张少爷用的是和自己一样的化形境三重。

顿时胡杨明白,这浩然剑歌的强大,心中的执念更深,他相信,若是自己将七式全部学会,那么真的有机会报仇,将登峰境一重的公羊王斩于剑下。

这是一个希望,而且是抓在手中的希望,胡杨明白,自己决不能错过。

“此剑,你记下了吗?”张剑转身,将太儒剑还给胡杨,淡淡的声音传出,如同教导弟子一般。

鹤岗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齐齐哈尔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永州治疗男科医院
鹤岗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齐齐哈尔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