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一萬種青春都死于心碎

2019-11-09 06:47: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万种青春都死于心碎

美剧《真探》里有个片段,探员Marti的女儿进入了青春叛逆期,每天化着大浓妆穿着眼丝袜晃来晃去,他没怎么在意,直到有天半夜巡警在一辆汽车里发现她赤身裸体地跟两个男孩缠抱在一起—她只有16岁,那两个男孩一个19岁一个20岁Marti给了女儿一记大耳光,把那两个男孩揍得滚地哀嚎,但他终究没把他们送进监狱因为妻子对Marti说,不要那样做,他们还是孩子

青春少年也无非是一些大孩子当人生中最凶猛的一次荷尔蒙像海啸一样席卷而来,他们的脑袋就像一颗急速升温的灯泡,有时温度太高,连保险丝都被烧断而这种荷尔蒙一生只有一次,令每个人记忆深刻也因此,电影《万物生长》给自己贴上了“荷尔蒙”的标签,试图以此诱惑电影院外那些早已青春不再的观众

电影男主角,是大学上了好几年已经不太年少的少年秋水他和他的狐朋狗友们上课时捉弄老师,下课时撸串、喝酒、扯荤段子,而男主角在这一堆歪瓜裂枣中,却有点儿玉树临风的味道—相比暗恋八年无疾而终的单身狗厚朴,他有个疼他的女友;相比见血就晕的黄芪,他可以半夜对着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尸体喝酒;相比只懂埋头傻学习的辛荑,他偶尔耍几句小聪明,还能写武侠小说

但是,这一切笼罩在青春色彩里,总归是少了些龌龊,多了些纯情想想上学时暗恋的校草,十年后再见,他是不是已经庸俗家常当年的你,迷恋当年的他,也不过是在特定的生活状态下,一场短暂而失真的幻觉社会之外,校园之内,离俗世最远的角落里,横冲直撞的爱欲再激烈,都像暴雨彩虹,刹那的惊心动魄之后,一切归于平常那时的爱情,过后看来,都是不可理喻

女人一生中,终究会遇上这么个男人,他可能是个英俊的人渣、花心的文艺青年、爱打架的小流氓,或者长双桃花眼会写诗又常辜负她的坏小子当女人单纯时,这种男人像注入白开水的冰块,改变她世界的形状,让她终身难忘;当女人青春年少时,这种男人是驱赶寂寞的解药,让她春暖花开;当女人成熟时,这种男人是让她返璞归真的桥,她走上去就能看见青山绿水,那怕摇晃栽倒

小儿手足口病预防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