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逆乱战神 第二百四十四章 联手截杀

2019-10-12 21:09: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乱战神 第二百四十四章 联手截杀

星云竟然是女人,这岂非很不可思议,

玄琴感觉有点懵了,若非夏如雪提起,他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星芸是个女的,

当然这并非等于玄琴不擅观察,一个男人去认真端详一个男人,这种感觉自然不言而喻,

“传闻中夏如雪绝顶聪明,看來这话一点都不假,”星芸竟然也沒有否认,丝毫沒有估计玄琴的感受,

玄琴无语了,竟然被一个女人给欺骗了,不过他脸上始终并沒有任何表情,

夏如雪微笑,背着手,人已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过來,“你打算与玄琴合作,”

“难道你不相信自己眼睛,”星芸似笑非笑,让人猜不透她内心所想,

女人的心思很难猜,这话现在看來一点都不假,

夏如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微笑道:“你这人从來都是独來独往,我只是有点难以置信,”

“独來独往也是人,也需要伙伴,”星芸笑颜如花,一身男装,看起來有那么一点怪异,

她笑完之后,又道:“其实,我一直想知道你背后的那人是谁,所以我就找上了玄琴,”

她又笑了,接着道:“只要玄琴将你击败,你背后的那人一定会出來,”

夏如雪沉默了,眸子温和地盯着星芸,却也看不到他的一丝动容,更加无法猜透他的想法,

“你为何如此执着,”夏如雪问,

星芸沉声说道:“因为他实在太神秘了,神秘到烽火就好像根本沒有他的人,却留下了他的传说,”

夏如雪道:“他本來就神秘,他本來就不是我们烽火之人,烽火只不过是他的过客,”

星芸浅笑道:“那他究竟是谁,”

“你想知道什么,”夏如雪依旧未变色,给人的感觉依旧温文儒雅,

星芸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你跟他关系匪浅,你们本就属于同一类人,”

夏如雪笑而不语,既不否定,也不肯定,

他们真的是一类人吗,

这时,玄琴瞟了一眼夏如雪,忽然笑了起來,笑道:“即便你不说,我也知道那人是谁了,”

夏如雪轻笑,道:“这对你而言根本不难猜,如果我沒猜错,你已知道他真实身份了,”

玄琴确实知道了,因为这人除了白凝天,他实在想不出会是谁,

他至今沒有忘记那颗可怕的心脏,以及那颗心脏上面的脸,,白凝天的脸,

白凝天究竟有着怎样的面具,玄琴并不知道,但他知道白凝天无疑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大人物,

对于这一点,他已十分肯定,

虽然只是一颗心脏,但那颗心脏却有着令人无法企及的伟力,在这偌大的烽火炼狱,难道仅仅只留下了一颗心脏,

绝不仅仅只有一颗心脏,也许还会有他前世的肉体,以此推测,就不难猜到灵禅子的遭遇,

灵禅子本就是十分敏感的人物,他能寻到这些,这并不意外,

但玄琴仍然还有一个疑问,他相信夏如雪绝不会欺骗他,

夏如雪本就类似白凝天,所以玄琴问了:“我想知道千凡他们被谁带走了,”

“很有意思的问題,”夏如雪淡笑,“你既然已知道,又何必再问我,”

他的意思很明白,这件事跟他并沒有一点关系,而星芸的答案就是最好的答案,

闻言,玄琴脸色微变,变得冷漠,隐隐还掺加着一丝暴戾,

琴羽,竟然真的是琴羽,

话锋一转,玄琴忽然冷笑,“那么你是专门來找我的,”

“你认为呢,”

“白凝天给了你什么好处,”

夏如雪又沉默了,其实白凝天并沒有给他任何好处,如果说夏如雪为什么要偏偏跟玄琴作对,那么唯一的理由就是信仰,

一个人不能沒有信仰,而他的信仰就是白凝天,甘愿臣服于白凝天之下,

这就他的理由,为信仰而战,为信念而活,这足以证明白凝天有多么可怕,

玄琴又问:“你觉得你能阻挡我,”

“不能,”夏如雪说得很坦白,因为这本就是事实,他并非那种自欺欺人的人,

他笑了笑又道:“但我期待与你交手,连白凝天都重视的人,这一定很有意思,”

玄琴冷笑,转身盯着星芸,“那你呢,”

“你们的对决一定很好看,”星芸笑得很灿烂,笑得也很美,笑得更加妩媚,

现在她已换回女儿身,她的人看起來少了一种中性美,多了一份女人味,

玄琴转身,对着夏如雪道:“白凝天能做到的,我也一定会做到,”

夏如雪沉默了,星芸却笑得更加动人,看样子她对玄琴充满自信,

风吹了起來,天边的云也飘了过來,连原本绚丽之极的太阳也躲到了阴云上,

荒山似已萧条无比

,满目苍痍,难言的压抑就好像锋刃割住了喉咙,仿佛已不能呼吸,

“出手吧,未來之神本就不堪一击,”玄琴冷笑,他在等待夏如雪,等待他出手,

风冷了,杀意滔天,夏如雪随风而动,长衫猎猎作响,无形的剑却已逼近玄琴胸口,

玄琴猛然冲天而起,冷眸一扫,金色的大手仿佛海底捞月般,横拍向夏如雪的人,

大地尘土飞扬,他的气势过于骇人,被拍中的大石爆碎,可怕的力道冲击每一个角落,

“我很失望,原來他把你看高了,”冷酷的声音从下方响起,夏如雪并指如剑,人也仿佛战剑般的杀向玄琴,

风冷如刮骨钢刀,玄琴目射长虹,五指收拢,如星辰般的盖世一拳迎风出击,

轰隆,

一声巨响,神华爆射,夏如雪却并沒有受到任何冲击,手中剑执意的刺向玄琴胸口,

他握得仿佛已不是剑,而是杀意,而是那种狂野无边的杀意,

天下间最可怕的也许不是神兵利器,而是一个人的杀意,

杀意本就令人惊惧,本來就令人疯狂,

玄琴身退,十指齐张,十道金色神虹击穿阴云,宛若十根撑天的魔柱,全力镇压向夏如雪,

天地间充斥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冷意,荒山枯地似已凝结成冰,

夏如雪身影一晃,冲天而起,冷眸亦如寒冰般射出两束冷芒,璀璨的剑芒跨天截断玄琴十指之力,

“不错,你确实比他们强上一点,但也只是一点点,”玄琴大吼,眉心已交织出无数雷电,仿佛一只竖立的眼睛,欲睁开天眼,横扫天宇,

他的人看起來亦十分神异,似神与人的结合体,可怕的远古神灵气息似已吞沒了他的凡人一面,

现在他看起像极一尊天神,一尊执掌天地的神灵,

“雷罚之剑,你果真得到了雷罚之剑,”夏如雪一步登天,璀璨的战剑跨天斩向玄琴,

他心已有不安,雷罚之剑似已吞沒了他的心,

玄琴一脸冷酷,大步向前,再度探出一只大手抹向苍穹上劈來的剑,

咔嚓,

声音似冰裂,恐怖的千丈剑芒竟然一下崩碎,苍穹上仿佛下起了透明的冰雨,

夏如雪一脸冷漠,身体如坚铁般破开阴云,手掌宛若一座大山般拍向了玄琴,

“你看起來似乎很生气,”玄琴语气冰冷,眉心雷光袅绕,雷光已化为一柄通天雷剑破开了夏如雪的大手,

夏如雪不语,人已逆行而下,破开苍穹,人已剑一般的杀向了玄琴,

冷风犀利如刀,他的眸子里已只有玄琴,他的人已化为一柄千丈战剑,对着玄琴头顶劈了下去,

另一边,星芸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不急不躁,看起來很开心的样子,

这样的场面本就不多见,能遇到一回,已是万幸中的万幸,

但这会,她的脸却变了色,虽然她还在笑,她的笑却已变冷,

她人已冲天而起,一剑劈向遥远的远方,她人亦消失在茫茫云海,

哧,

虚空轰鸣,炽热的光照亮了永恒,大地宛若地震般晃了起來,似有某种可怕生物已降临此地,

震感越來越强,天地仿佛在呼吸,亦在沉沦,可怕的威压如神祇降临,俯瞰天地,

玄琴心神一动,恐怖的金色拳头轰在夏如雪长剑上,将他人直接逼退足足一里之外,

随着震感越來越强,他猛然抬头,眸子里两束神光击穿阴云,直接落在了远方暴乱之中,

就在这时,遮天的阴云一分为二,一柄黑漆的妖刀猛然从暴乱之中劈向了他,

遥远的云端上,一颗巨大的头颅俯视着玄琴,可怕的威压宛若一座神山般,压在的苍穹摇摇欲坠,

是谁,星芸呢,她人又去哪里了,

玄琴脸色冰冷,已來不及思考,惊天神诀疯狂运转,天剑九诀随心而运,

哧,

火热的千丈战剑跨天出击,于半空中全力拦截那柄漆黑的刀芒,

轰隆,

一声巨响,可怕的强光撕裂了虚空,本就满目疮痍的大地更显得残破不堪,

这时,遥远的远方传來了一道低吼:“逆乱的背叛者,遭天弃,被世遗,给我去死,”

天地惶惶不安,阴云更浓,漆黑的妖刀再度从远方暴乱之地绝杀而來,似誓要灭了玄琴,

难道他与玄琴有什么不可化解的仇恨,

玄琴脸色狰狞,眉心雷电闪耀,宛若雷神般,斩出一条近万丈的雷芒,

这不是雷,而是剑,而是雷罚之剑,近万丈的雷罚之剑吞沒了时空,顷刻间便瓦解那柄漆黑的刀芒,

广州建国医院在线挂号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费用高么
广州建国医院好挂号吗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能用医保吗
广州建国医院挂号电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