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天帝是怎样养成的 第一百二十一章 貌似装过头了

2020-01-16 21:14: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帝是怎样养成的 第一百二十一章 貌似装过头了

“抱歉,我素来习惯一切从简,只有粗茶。”

随着凰无垢来到了她的住所,端坐在桌前的杨小开看了一眼四周之后,双眸一闪异色,“茶不茶,无所谓。”

果然,对方是佛修没错了。

一般而言,道修虽然不会特意的去求什么,但也绝不会刻意的让自己过的不如意。

无为而无所不为,可说是道者最大的精要。

佛修就不一样了。

身苦,方能定心,坚心,修心,乃至持心。

心之所觉,全观身苦。

唯有明白生之苦,才能领悟觉之乐。

佛修,最不讲求环境,也最为需要环境。

没有苦到尽头,何尝甘之美味?

看凰无垢,明明一国公主,何种繁华不能享?何种荣华不能受?

偏偏她穿的简单,吃的简单,做的简单。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杨师兄,似乎对师妹的居所感到奇怪?”凰无垢嘴角一抹笑意,来过她住所的人不多,但九成九的表现都与杨小开差不多。

明明皇室弟子,却过的如此平淡,不,应该说是简陋。

一直以来都被对方占据先机,如今总算是找到了压回去的机会了,正好一次把握谈判契机。

面对凰无垢的反应,杨小开虽然不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但也大概猜到了一些。当即,伸手拿起身前茶杯道:“曾经,在我的故乡,有一个旅者路过。”

“他原本是大家弟子,更带着千金在身,可偏生一路乞讨,受尽了苦楚,饱尝了幸酸。”

“许多知道内情的人,都觉得这个人是个笨蛋,居然有福不享。”

“每每遇到这种情况,那人只是一笑了之。”

“终于有一天,一个十分聪明的孩童忍不住上前询问,对方为何要如此自讨苦吃。”

“那人说:这是苦吗?”

“小孩说:吃不饱,穿不暖,还不苦吗?”

“那人说:那么不冷,不饿了,你就不苦了吗?”

“小孩说:当然。”

“那人说:有了吃穿,没有住房,你不觉得苦吗?”

“小孩一怔。”

“那人说:有了钱财,没有爱人,你不苦吗?有了家室,却生病了,你不苦吗?病痛好了,却要死了,你不苦吗?”

“小孩难以回答。”

“那人说:人从生下来,痛苦的事有很多。这样不苦了,那样却又苦了,没完没了。”

“小孩慌张道:那该怎么办?”

“那人说:只要它认为是甜的,就可以了。就如同我现在的生活,虽然饿,虽然冷,心中却全然无苦。”

“小孩怔住:怎么会甜?”

“那人说:全在心。”

说到这里,杨小开轻轻饮了一口苦茶后,看向凰无垢,“师妹,你苦吗?”

看着因为自己话语,眼睛越睁越大,气息都出现震动迹象的杨小开嘴角不由一钩。

杨小开虽然不修佛,但对佛家的事情,却是相当明白。

前辈子,家里的老人就有不少信佛的,这种故事,没听过一千,也有九百了。

用一个简陋的房间,和我装逼?

师妹,你还太嫩了一点哇。

扯大道理,你先作出佛祖那般割肉喂鹰的举动后,在来吧。

现在嘛,小朋友,做好被吊打的准备了吗?

身苦,心乐。

乃是凰无垢修炼佛法十数年,好不容易才悟到的根本。

却不想,对方竟然一眼就看穿了,不仅如此,刚才的那一番话,里面所蕴涵的道理,比之她所领悟,还要更深,更多。

自己才仅仅之看破了吃穿,而说着那话之人,却是将人生之苦,全数看破。

这种境界,和她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

最让凰无垢难以接受的就是,明明杨小开是个道修,却如此精通佛法精要?

他究竟是什么人?

不仅如此,他的这一番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对方已然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不成?

不可能,佛家功法自己虽然修成十数年,却从未动用过,对方是如何得知?

想到这里,凰无垢的心,不仅有些乱了。

瞬息间,她不仅有种出手干掉杨小开的念头。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她给掐灭了。

姑且不说杨小开今时今日在道门之中的地位,就说他的实力,也绝不是一招两招,可以解决的。

一旦动手,若是无法完全隐蔽,势必会第一时间被道门察觉。

局时不仅仅是她,就是整个大夏国,恐怕都将完蛋。

怎么办?自己要怎么办?

感受着凰无垢的变化,杨小开不由叹了口气,所谓高处不甚寒,就是这样了吧。

总算是有些明白独孤求败当年的心情了,自己只不过亮了一下剑,对方已然溃不成军,简直索然无味啊。

暗自得逼的杨小开在享受了几秒钟吊打对方的感受后,直接道:“师妹,我们还是直入正题吧。”

“究竟你想要我去道藏里面,寻找什么东西?”

听到杨小开询问,凰无垢不由一抖,回过神来,不过这一刻的她脸色却是有些发白,“啊,嗯,杨师兄你说什么?”

啧,不就一个小故事而已,至于连智商都被砍成重伤这种地步吗?

要我在来句什么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或者更高境界的菩提本无树神马的,这女娃不晓得会被打击成什么样子。

若是在来句地藏王菩萨成佛前的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一类的大愿,恐怕直接就得崩溃了。

小朋友,你这么脆弱,家里面的人知道吗?

“师妹,究竟你想要我去道藏里面,寻找什么东西?”想归想,杨小开还是将自己的话语重复了一变。

“这。”凰无垢心神一紧,终于回想起自己带杨小开来她住所的目的,奈何心境以乱,一时间却是不知道从何说起。沉默片刻,凰无垢整理好自己的心境后道:“师妹也不知道要找的东西具体是什么,仅仅只是知道它所在的地方。”

“既然师兄无疑拒绝,那我这就将消息送回自己长辈那里,问清楚究竟是个什么情况,然后在与杨师兄商议,你看这样可好?”

原本眼眸之中还满满自得,将一个佛修给吊打的杨小开,小脸顿时一僵。

妈蛋,貌似这逼装的有点过了。

对方虽然满是歉意,但那双忌惮的眼眸却是让杨小开知道,如今的凰无垢恐怕已然不是提防他,而是有将他当作敌人的征兆了。

老子去年买了块表啊,明明知道对方是个心机婊,却嘴贱的去撩拨对方。

本来道门黑手就让杨小开蛋疼不已了,如今貌似又得罪了潜藏的佛门,这是自己挖坑埋自己吗?

一声干笑,杨小开想也不想直接起身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静候师妹佳音了。”

说罢,转身离开。

只不过,相比来的时候,离去的杨小开一张小脸,却是绿油油的。

叫你嘴贱,叫你嘴贱。

独孤求败那种境界的逼,是普通人能装的吗?

济南人流多久可以做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预约
癌症的新时代治疗方法:免疫细胞治疗
清远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牛皮癣治疗肇庆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