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一步之遥

2019-09-10 21:13: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
灼热的气流穿过房间,盛夏的夜晚依然觉得沉闷与焦燥。把全身都弄得黏糊糊的汗水从毛孔里不断沁出。没有开灯,趁着从窗户外透进来的一丝光线想去卫生间洗把脸,走到门口,听到两个低沉的声音在凉台上轻声交谈:“这孩子真是遗传了你的脾性,做什么都一根筋,好好的一个大姑娘,就不爱谈个男朋友!”父母亲一直勤俭节约,舍不得在客厅开了灯吹电风扇。坐在凉台上用一把蒲扇摇着乘凉。父亲躺在凉椅上悠悠地叹气说:“也难为了咱这丫头,想当初我一去部队就是那些年,你一个人带她,还要上班,她是小小年纪就独立惯了。”乔真听到父亲的话,心里蓦地难受。父亲一生刚正不阿,一个乐观豁达的老夫子。没想到在面对自己唯一的女儿时,内心竟存有这样的愧疚。脸也不洗,回到房间,顺着席子的纹路躺下去,眼里的泪就从脸颊顺势划进了腮帮里。
乔真家住县城。是小城的阳光雨露把她从一只丑小鸭滋养成昂首挺胸梳理着光洁羽毛的白天鹅。小城的风雨把她从懵懂无知的女孩锻造成了一个时尚内敛的年轻女性。徜徉在它的怀抱,从呀呀学语到直立行走、少不更事到求学归来参加工作,乔真都和它共同经历着时代的变迁。一幢幢鳞次栉比的高楼代替低矮破旧的小屋,看着自己出生、伴着自己成长的大杂院,随着一个“拆”字的醒目,一块块砖瓦被剥离,转眼间化为废墟。乔真们一家和院子里的老邻居们兴高采烈地搬进8层楼高的新居。新居光线充足,空气流通,厨房、卫生间宽敞明亮。
70年代的时候,计划生育的严厉政策还没有完全实行到这个县城。乔真的许多同学都有弟弟妹妹。作为父母唯一的孩子,年幼的乔真却并没有得到多少特殊的娇惯。相反,她比别的孩子还要乖巧些。别家的孩子都有哥有姐有弟有妹,玩游戏也有拉帮接派的资本。而总是一个人孤零的乔真就要比同龄的伙伴多些“懂事”和“世故”来。她和院子里的所有伙伴们都相处得都很好。却又和谁都不特别的好。上学以后,懂得学习好能得到老师的偏爱,同学的倾幕。从小到大,她就始终没有要父母操心就把成绩稳稳地靠在前几名。甜甜的小嘴,更是老远见人就“叔叔、阿姨”叫个不停。在所有人眼里,乔真都是能让人特别省心的孩子。院子里那些家长们教育孩子时,都会让他们向乔真学习。见到乔真的父母就会多笑几分。乔真的聪慧懂事给她的父母加了层耀眼的光环。
省城读完大学,在县城的科局里上班。乔真一直保持着在人们心目中的这种好印象。上班时间不长、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他们局的办公室主任。
2
接近八月,单位要选派骨干人员到省城学习。据说这次到省厅的学习规格比较高,带队的是才从外县调过来的副县级领导。年轻有为、局办公室主任的中层干部,乔真也在这次学习之列。乔真刚升为局办公室副主任的时候,同时的副主任还有两个。无论是从资历和年龄,她都是最年轻的一个。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她会被扶了正。对此,只有她自己心里有数。乔真属于悟性高、又有灵气的女孩。读书的时候,别的同学天天啃着书本还说学不懂,她只在考试前认真过一遍书,就轻轻松松把成绩挂在班里的前三名。乔真知道,当办公室主任无非就是揣摩领导的心思。以她的乖、她的悟性与灵气中练就出来的圆滑玲珑,当上这个办公室主任对她来说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如果说当上办公室主任算是一种成功,那乔真成功的秘决无非就是把自己的周到安排成领导的周到、把自己的体贴说成是领导的体贴、把自己的优点和长处以隐藏的方式让优点和长处显现。说起来有点玄,举个例子:领导想接待几位从外地来的好朋友,乔真事先把有点特色的饭店订好,再准备点土特产。等到领导和客人们酒足饭饱,她拿出特产送到客人手里,嘴里还一个劲地向对方说这是领导特意让她安排的一点心意。环境好、吃得有特色、更难得主人想得如此周到,客人们就很满意、很高兴。乔真的领导就很有成就感。
让你的用心变成他的成就,无非如此。
凭着这点功夫,乔真当上了办公室主任。她没有给谁送过一分钱的礼。可以说,乔真升职的过程完全是干净环保、纯天然无污染的。
去省厅学习那天乔真有点晕车,昏昏沉沉听同事谈论。“这个领队年经有为,年龄不大、官龄很长。父辈还是这本地人。”话语的咶噪让乔真随着摇滚的车轮坠进酣梦。
华灯初上的时候到了省城。刚刚被同事揉醒后下车,熙熙攘攘的人群、耀眼夺目的霓虹,伴随着混浊的热气流扑面而来,乔真恍如隔世。报道处有人迎上来,帮着提行李,并说安排了住宿立刻去就餐。乔真和同事们取了房卡、放置了行李就赶去餐厅。
餐厅在宾馆的一楼。说是餐厅,诺大的大厅里也只有稀疏的几张桌子上有三、两个人在冷清地吃着饭。克莱德蔓的钢琴曲这个时候在空旷的大厅里飘荡,更是凭添了餐厅的空旷与寂寥。一个身材高挑、穿着大红旗袍、面若桃花的年轻女孩,梳着高高的美人髻引领着乔真她们去餐厅的包间。跟在她身后,从餐厅的入口处拐进一条走廊,霎时,一种香熏精油的舒缓清淡使精神为之一振。轻轻走在暗红色的地毯上,乔真能够感觉出自己的高跟鞋与地毯间的揉搓与摩擦。越往前走,感觉立式的空调躲在角落里释放出一股股巨大的冷气流,拂过她们的肌肤又瞬间从身边滑过,带走了乔真们在旅途上的疲倦。舒爽下来的她不由扭过头观赏起走廊两边的仕女图来。挂图里全是些身着古装低首垂眉的仕女。就连两边的围墙也装饰成屏风模样。天花板中镶嵌的音箱里传出绵长的二胡音律。倒也符合了这弯弯曲曲的走廊里屏风墙上仕女图的意境。不知怎的,乔真想起了“曲径通幽”这个词。
正想着,听得房间里的说话及笑声。
乔真看见了这次来带她们学习的领队。

乔真的父母都是对工作认真本分的人,为了俩工资,总把时间过得紧紧张张,从小对于乔真也就是粗枝大叶的放养着。好在乔真自小就喜爱看书。《雾都孤儿》、《红楼梦》、《简爱》等。家里的书看完了,就跑去图书馆看。图书馆里有很多书,很多的书在那里等着乔真。乔真总是在那一撂撂的书中把她的时光消磨掉。
有一天,乔真最后一个从图书馆出来。在他们这个接近北方的小城,一进入傍晚,天空就被拉上一层厚重的黑幕。远方挂起了几颗微亮的星星。
似睡非睡的路灯下,细如麻丝的雨线徐徐的飘散,地面上渐次湿润的痕迹表示着它的存在。匆匆赶路的行人正往前方疾徐地行走。站在图书馆的门前,乔真紧了紧身子,埋怨自己不该贪恋书中的情节,捱到此时才出来。一路走着、心里充斥着对自己的不满。嘴里哈出的热气在路灯下迅速凝结成一团白雾、又转眼间消失。走到离家不远的巷子口,乔真放慢了脚步。这个巷子对于乔真是再熟悉不过,从记事起,就穿过它上学、出门、回家。巷子不是太长,周围没有人家。三个路灯平均的分成三段,一段一段相连着被路灯照亮的路,载着行人从每天的岁月中走过。不知怎的,今天站在路口,乔真心里有点憷。她发现巷子里的第二个路灯瞎了,没亮。巷子中间凭空黑了一大截。像被人把巷子从中斩断了一半。踌躇半天,肚子里的空城计不断敲打着她迈开脚步,没办法,家就在前面,憷也得过去。紧着脚步,还没彻底走到那瞎灯下,她看到前面来了三个摇摇晃晃的身影,一股刺鼻的酒味向她袭来。她怔了怔,停住了脚步,想往后退。但这三个醉醺醺的男人已经围了上来。有两个头发长得披在了肩上,另一个手里还提着一个酒水在里面咣铛直响的酒瓶。走在前面的男人上来就对乔真哈了一口酒气,立刻让乔真想到了胃里翻滚的呕吐。另一个男人随即伸出了肮脏的手来摸乔真死死埋在胸前的脸。抱着书包向后退缩,牙齿紧紧的咬住嘴唇,乔真的眼泪就“啪嗒、啪嗒”滴在了胸前的书包上。
“放开她!你们!”突然,一个声音从天而降,拍打进乔真的耳膜里。那声音的穿透,除了让乔真感到惊愕以外就是更多更大的欣喜。她仿佛看见在即将陷入黑暗的时刻看到一缕阳光的幸福。那是一种远离漆黑的巷道,身处百花盛开的春天里,满园春色的花瓣带着袭人的香气扑面而来的清新,沐浴在温暧的阳光过后微风拂过肌肤的快感。
握着拳头,愤怒的火焰在脸上张扬,昏昏欲睡的路灯被声音震醒,全身的能量聚集在一起放出似乎比以往更明的光线。他的个子、模样在如此的光芒下显得异常高大、威武。三个龌龊的男人被这突然凶猛的打断弄得面面相觑,一声怒吼震醒了他们被酒精麻醉的大脑。终于,一前一后、骂骂咧咧、踉踉跄跄地走进了黑暗里。
乔真的面前,他无比后悔、无比心疼地喃喃:没事了,丫头、没事了!”恐惧、害怕、委曲、战栗、无助、后怕,乔真所有的眼泪倾泻而出。他的心感觉被人揉碎似的疼。轻轻拥着她,任由她汹涌的泪水逐渐浸湿自己胸前的衣服。他只是后悔,不该和父母一起回乡下。应该想到今天是周末,乔真从图书馆出来肯定会很晚。握住她的双肩,瘦削的肩膀还在不停的剧烈抖动,如果可能的话,他真想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没有人可以再欺负她。可他明白,这个时候,他什么也不能做。他只要默默的给她一个静静的依靠,让她感觉踏实的胸怀。等她尽情的宣泄泪水,哭出来,心里的慌乱和伤心散了,就会好受些。
4
他们的相识最初是在图书馆。那一天乔真从图书馆里出来,天上下着大雨,看到她站在门口双手抱在怀里踌躇不前,他自告奋勇地撑起伞对她说送她回家。送她到家的时候,他的半个身子都已湿透。从那以后,他们知道彼此的班级和姓名。以后再去图书馆就常坐在一起,讨论书中的情节,聊聊彼此的爱好和学习。
落日的余辉透过窗格,将金灿灿的光线铺散在他们身上,能从对方的双眸里看到那闪烁着光芒的身影。那一刻,他们以为这样的光辉一定能永远连接彼此的眼神。
因为第二天要上课,他吃过午饭就从老家往回赶。没想到走到这里会遇到乔真。还会遇见这三个该死的流氓。看到乔真被他们围在中间无助的神态,他的心顿时有一种坠入深渊的绝望。所有的焦灼和愤怒全部都变成了大声的呵斥,他甚至想过和他们拼命。
乔真深深地感受到他的双手紧紧捏住她的肩膀,仿佛怕她会飞走的力量。十个手指嵌入她的肉里,让她感觉肌肉被深深摁紧的疼。
这样的疼很真实,他救了她,不是在梦里。
为什么当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向她伸出援手的总会是他?
是不是他每一次的出现,于她的生命里都是一种冥冥之中的安排?那一刻,乔真竟有一刹那间的恍惚。这个问题让她思索很久,以至于影响了她后来这些年的生活。风从弄堂穿过,呼呼在他们的耳边打转,又匆匆地向别处飞去。乔真恨恨地打了个冷颤。他松开了捏在肩膀上的手,陪着她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乔真的家门口,路灯下,被泪水浸泡过后的双眼显得更加红肿,他的又一次感觉内心被蜜蜂蛰了一样的疼痛,很轻、很深、很烈。望着她,他无限留恋地摸一下她的头。头发很顺、很柔,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轻巧与柔顺。很想再感受一下,伸出手停留在半空中,化成了嘴里的话:“什么都不要想,早点休息。”手挥了一下。转身渐渐地模糊出乔真的视线。
当他的手从她的头上滑过,乔真明显地感觉到有几根头发还在依依不舍地朝着他手指离去的方向飘摇。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从他的手指在她的头发上轻拂的那一分钟,他带走了她心里面的某样东西。
永远的带走了,这东西看不见,是属于乔真脑子里、心里的。
5
乔真回家后就关上了卧室的门。妈妈倚在门口问她是不是生病了?她只说“困了,想睡觉。”以后的周末,乔真早早把作业做完,就往图书馆跑。看到他在,她就很安心、很开心地看书。有时他来晚了,看到他,乔真也是很开心、很安心地看书。逢到天气好,从图书馆跑出去,到附近的山上溜达一圈。有时他会给乔真带上一两盒绿豆糕。一边滋吧着绿豆糕,一边拾着山路上那些不知名的野花,用它编织成五颜六色、艳丽纷呈的花环带在乔真头上。爬在那座据说是城里最高的笔架山上。天空湛蓝、一望无际,田野翠绿、宽阔无垠。年少的欢声笑语荡漾整个山头。
只是谁也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身后蕴藏了一座萧瑟、悲凉的秋天。
每一次,不管什么时候,或早或晚,他都会送乔真回家。他的家不在这个方向。送了她,他还要穿过两条马路才能到家。但乔真从来不推辞。乔真希望有他一直陪着自己走在回家的路上。
现在,以后,将来。
6
日子就像乔真吃在嘴里的绿豆糕,慢慢、缓缓的融化。不经意间,一大堆就不见了踪影。
还有两年乔真就参加高考,忙着应付各科考试,很长一段时间没去图书馆。分班、定了文理科,乔真一有空就往图书馆跑。可每次去,都没能遇到他。算算时间,他也应该是还有几个月就参加高考了,应该是在紧张的复习功课,没时间来图书馆。乔真对自己解释。有一天,乔真经过他的教室,拐进去问他的同学。那位同学告诉他,他已经好些天没来上课了,听说是全家搬走了。

共 1 694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藏在心中那么多年的往事,终于揭开了。那一刻,她有些苦涩,但更觉得踏实。那个她一直牵挂的人有了归属,虽然他们没有走到一起,但是可以彼此相见,这是他们多年的心愿。爱情往往是得不到,才是最美,对于过去他们会在心里珍藏,一生一世。小说叙述得当,人物的心理描写细致感人。【编辑:红荆】
1 楼 文友: 2009-08-07 16: 1:12 爱情往往是得不到,才是最美,对于过去他们会在心里珍藏,一生一世。
2 楼 文友: 2009-08-08 17:04:02 是小城的阳光雨露把她从一只丑小鸭滋养成昂首挺胸梳理着光洁羽毛的白天鹅。小城的风雨把她从懵懂无知的女孩锻造成了一个时尚内敛的年轻女性。
____小说文笔细腻,故事感人。儿童流鼻血怎么处理
小孩口臭怎么办
小孩发烧流鼻血
吃什么可以缓解拉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