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遗失的云图 第七十二章 可惜了滚光雷

2019-10-12 17:40: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遗失的云图 第七十二章 可惜了滚光雷

此时,少一已出现体内气血供应不够的症状,见黑鸦扑来,少一一个凝神,使力过猛,竟然眼前一黑……

在少一跌倒的一刻,意识还算清醒的他就势前扑,将身体盖在了稻田之上

“哼哼!我抓不到稻子,我就扑到它!”少一在倒下去的时候,暗暗咬牙较劲着。

“少一,你这简直就是玩赖之举,”他倒地闭眼,心里对自己这样说:“因为自己是用整个的身子将最后的一尾稻子给压在了身下,想用这样的方法来取得割下这簇稻子的先机。我承认我自己,实在是很无赖!”

黑翅只是那么轻轻地一扇,就将少一如正在烤着的牛肉片一般,给彻头彻尾翻了一个面儿。

少一被扇得翻过身来,四仰八叉地,仰面对着大太阳。本该是肚皮底下压着的尾稻,不成想,正正好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鸦王先迈出左爪,移步,又沉缓地迈出右爪,一付胜利在即的王者风范。

少一松开了手里的两把镰刀,不仅是因为少一和鸦王的能力不对等、少一识趣不会去死磕,更因为,少一决不希望自己以伤害鸦王的方式来取得这最后的胜利。

躺倒在地,少一知道,在自己的头顶前方,鸦王正向这最后的稻子悠然而来。而他自己,却双手空空的,仰面朝天。

“难道就只能这样认输了吗?!”少一心里不服。

此时,那鸦王叫嚣着,冲少一亮出屁股上那一排利刃般漂亮的尾羽。

戾风袭来!少一内心的火气和不服登时就给吹没了。

“唉,鸦王和自己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少一感叹:鸦王洒洒水的事情,自己已然落汤鸡了。那点因自信而放大的“自我”立时间又“小”了回去。

此时,咕咕传来心语相帮,道::“少一,我带来了金钢不催,你要不要接着?”

少一果断地拒绝道:“不!”

他不要用神通,不要用法器来解决眼前的难题。

时间没有停滞,已然来到最后那簇稻子面前的黑鸦王似乎胜券在握,它翅膀如舞,不怒自威……

“要不,你运作身体里的气血,用指尖逼出个‘滚光雷',来喝退鸦王?”咕咕不甘心,继续传音,给少一支招。

这“滚光雷”是少一不久前在咕咕的帮助下练就的新本领。

“滚光雷”虽无杀伤力,却能给猝不及防的对手来个“惊魂不定”。

此招唯一不足之处,就在于它只能用一次。无论“一雷”奏效与否,都再发不出第二个雷来,故而,又名“独生子”滚光雷。

“对于鸦王,滚光雷那点能量就是个屁,而且,我若施展此计,必定会惹恼了它。稍后,鸦王可不会把我只当个屁就能给放了。”少一传音,回话给咕咕,对这个建议表示反对。

“认怂好了。”少一平躺在地上等待着结局,他自话自说着:“不是已经躺倒了吗,也自我缴械了吗……总之,自己是没救了。”

智取,似乎是在触犯千年鸦王的尊严;不动,则又违背了历来“尾稻比赛”之比赛精神:禁止消极怠工……

少一突然很是犯难……

此时,鸦王俯下高贵的头颅,在晶亮的稻茬间、在闪耀的大太阳下、在黑云压阵的群鸦部下面前,它轻轻地,准备衔起那簇一年一度的、即将“彪炳”历史的尾稻……

少一坐了起来,他转过头来,也在平静地等待着这个时刻。

他平视向鸦王,眼睛里放射出夺目的光芒……

在鸦王的眼中,这个五岁小娃的寻常目光却有着不寻常的万道暖光。

而这眼中之光,是如此坦荡,是如此无所畏惧……

这光,竟然让黑鸦王禁不住想起了久远过去的某个人,想起了某种无法言说、却又似曾相识的痛楚……

鸦王“呱——”地一声长鸣,引得鸦群纷纷低头、收敛翅膀、俯首听命。

此时,沉寂无声的黑鸦群黑压压的,竟然盖住了真正的乌云来袭。

光,从少一眼中发出,他眼神中迸发出的强劲力量让鸦王身上的黑翅有了几许变化,竟然……黑翅开始渐渐地、渐渐地褪去了黑色,慢慢变成了金色……

这,不就是鸦王千年以来的追求——欲成就为传说中那金羽之神禽——统领庚明大陆禽类的王者吗?!

此时,地面上,咕咕和其他人纷纷将目光汇集在稻田中的少一和鸦王身上……

天上的群鸦也开始激动起来……

“呱呱——”群鸦的叫声响彻天地。

在少一眼中光芒的持续放射和群鸦此起彼伏的叫声之中,鸦王有些恍惚了……

它在迟疑,不错,它是得到了这眼光投射而来的暖光的能量,但是,这还远远不够……是的,它开始觊觎起这个娃子身上全部的暖光来!

鸦王张开利喙,它要像老黑鸦叨翻蚂蟥的皮肉一样地,狠狠地撕碎这个善意的小孩,好得到他身体里全部的暖光,好击毁黑鸦王心中压抑不住的、不肯伤害无辜的本能负疚感。

此时,黑鸦王身上那金色的羽毛因为暖光不足,正开始重新褪色,渐渐恢复为黑色……

就在鸦王带着不轨的杀气、少一冲刺而来的时候,少一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使出的,他竟然使出了“一息间两次神力出手”的绝招——

少一双手之快,在迅疾不及掩耳之下紧紧抓住了鸦王的上喙和下喙,并在它即将吞咽下自己之前,将双喙死死地拽开。

然而,鸦王张开的利喙还是紧紧卡住了少一的头颅,尽管,没能达到全部吞噬掉眼前这个小儿的目的。

远远看上去,少一的头已经被嵌在黑鸦王的嘴中,就这么,一人、一鸦,连体在一起,谁也吃不下对方,谁,又都离不开对方。

“啊——”群鸦被咕咕这一声突如其来的惊叫给硬生生地镇住了,不再聒噪……

正在一旁观望的众人也被咕咕的尖叫声给震住了,不再出声。

在这个木讷、无聊、常规的凡世中,一娃子,一黑鸦神奇地在拼死角力、对抗着……

就在这个时刻,坐在地下与鸦王抗衡的少一突然用本就深陷在水田烂泥里的脚掌,那么顺势地向泥里使劲一铲。

他指甲锋利,竟然割断了稻子的根部,五个脚趾像手一样灵活地夹住了泥浆中的那最后一簇稻子!

一把冷汗!少一终于证实了自己不听咕咕的话不肯剪指甲是一件多么明智的决定。

就在刚才,坐在地上的他还在与鸦王进行着难分难舍的、似乎永远没有终局的激烈对抗。然而,这一眨眼的功夫,他就用自己的脚趾头夹住了稻子,并且,还用脚趾甲夹断了稻子杆。

少一依旧坐在地上与鸦王抗衡着,然而,他同时在做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那就是:在人群、鸦王、群鸦都还不知情的情况下,农民少一浑没教养地高高地举起了那只铲入泥中的脚丫。

少一向远方的众人挥动着自己那只沾满泥巴的小肥脚,众人仔细辨识,终于看明白了:那只脚的脚趾间正稳稳地夹着一簇稻子……

“乌拉!”田了欢叫着,对人们大声宣布:“本届尾稻比赛的胜方为——人族!”

经此一宣布,那些没看明白的人们也跟着欢呼起来。天空中本一片安静的群鸦也跟着尖叫起来……

天地间,一片雀跃、欢呼。

鸦王在欢腾的场面面前似乎泄了气,它利喙一松,少一也借势松开双手下的鸦王上下喙,他一个翻滚,躲到一边,然后,站起身来,郑重地向对面的鸦王深深鞠了一躬。

此时,鸦王低下了高贵的头。

群鸦们于半空中就已经望见了那一簇插在少一脚趾缝的稻子……它们知道,结局已经出来啦。

一阵风迎面扑来,只听到“呱——”的一声,伴着凄厉的、不甘的嘶鸣,黑鸦王扑棱着翅膀腾空而起。

它带着黑鸦群,将所捡拾的所有稻子当着众人的面在高空中舞作一大捆。

然后,群鸦群携着这大大的一捆尾稻,飞离了甘花溪畔的稻田,飞过了大堰河村,没有回头,一个猛子,群鸦们扎向南方而去。

……

少一脚趾头上的稻子看上去有点营养不良,是本季的稻子中间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

物小,然,却不可小觑。这颗是尾稻比赛胜利的唯一取信之物。

“少一,你怎么样?”咕咕跑了过来。

“没事,你别担心,就像被门板夹了一下。”少一淡定得很。

威海治疗阳痿方法
重庆白癜风治疗费用
辽阳治疗妇科方法
威海治疗阳痿费用
重庆好的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