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疯传希腊退出欧元区阴谋的味道在弥漫

2019-12-05 07:18: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疯传希腊退出欧元区 阴谋的味道在弥漫

淘金外汇消息 随着希腊各政党组建联合政府努力的失败,6月份举行重新议会选举已经不可避免。与此同时,一个困扰欧盟多时的问题重新成为热门话题——希腊是否会退出欧元区?其实更关键一点便是对“欧盟或欧元区是否会崩溃?”的疑问。

2009年希腊债务危机爆发以来,希腊退出欧元区一直是欧洲政治家们的一个禁忌话题,但最近,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最近都公开谈论希腊退出的问题。市场上更是掀起一场热烈讨论,而欧元兑美元却在争论中持续下挫。实际上笔者更倾向于希腊不会退出欧元区,而德拉吉和拉加德的言论无法是向希腊施压要求其坚定的执行紧缩政策。

然而,法国和希腊的选举告诉我们,“紧缩计划疲劳症”已开始显现。对于许多国家而言,看上去不存在摆脱萧条、通缩和绝望的可信退出策略。希腊能否退出欧元区暂时还没有定论,但是德国竭力主张的财政紧缩政策,却肯定要面临调整了。整个欧元区的形势目前不容乐观,很可能欧元区经济在2012年实现“零增长”,甚至会出现衰退。欧元区的紧缩政策短期内并没有让外界看到成效。而所能看到的只有法国经济停滞不前;意西等国的经济继续萎缩;银行业面临危机;民众的生活恶化;及大规模罢工游行的爆发所造成的社会的动荡。

财政紧缩不会改善正在萎缩的经济体的状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资料显示,从2008年至2013年,爱尔兰、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总公共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每年都将上升,而不是下降。希腊的该比率将会短暂下降,但原因仅仅是债务重组。最触目惊心的数据是失业率。15岁至25岁年轻人的失业率,希腊和西班牙是51%,葡萄牙和意大利是36%,爱尔兰则是30%。法国年轻人的就业状况好一些,但形势也很严峻,年轻人失业比例达到五分之一。

希腊议会6月将重新选举,左翼获胜的几率很大,但这并不意味着退出的几率也很大。因为左翼虽然持反紧缩立场,但并不主张退出欧元区。就希腊自身而言,如果退出,以其薄弱财力,或者说低信用度的旧货币德拉克马,是很难借到钱发展经济的。前不久希腊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有82%的希腊人,不愿意退出欧元区。当然,他们也不愿意接受与援助同时到来的苛刻的紧缩条款。

从经济层面来讲,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成本高昂,代表约450 家金融机构的国际金融协会在二月秘密发布报告中称,这一费用将达到一万亿欧元。包括欧洲央行、私营金融机构以及其他欧元区成员国在内的各国将面临高昂的融资成本,因为欧债危机扩散将冲击各国债券市场。就希腊自身而言,如果退出以其薄弱财力,或者说垃圾级的主权信用是很难借到钱发展经济的。

如果希腊退出并重新使用本币德拉克马,面临的首要冲击便是通货膨胀。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希腊货币在短期内迅速大幅贬值以及恐慌性资本外逃的发生。希腊银行正在面临挤兑潮风险,自2009年希腊债务危机爆发后,该国一直存在较严重的资产外流情况。过去两年中,希腊本地银行的存款流失速度平均在每月16至24亿欧元左右,并在今年1月创下53亿欧元的纪录。假如希腊退出欧元区,而该国银行业挤兑危机继续升级,并很可能引发整个欧洲金融市场的全面危机。

从政治上来看,欧盟也是很难接受希腊的离去。经过欧洲半个多世纪的努力,欧盟已经成为当今国际社会中最大、最成熟、最成功的地区一体化组织。通过签订一系列法律文件,不断深化欧盟区域联合,发行了欧洲统一货币,确定了欧洲经济货币联盟和欧洲政治联盟框架,描绘了欧洲联邦制的宏伟蓝图。欧盟在世界上的地位逐步提高,影响力与日俱增。德、法等欧盟核心国获益良多。这种良好的发展态势和对欧洲未来的理想绝对不会因为希腊主权债务危机而中断。

欧元区债务危机来势汹汹,对欧洲冲击巨大。但是,正是因为前期欧洲一体化所带来的成员国政治经济的协调加深,致使欧盟成员国能够“抱团抗灾”,使其所受到的冲击大大减弱。尝到甜头的欧盟成员国只会加快一体化进程,谋取欧盟全球利益的最大化。所以,危机也为欧盟加快一体化进程创造了一个极佳的外部压力环境。欧盟核心成员国化危为机,利用危机给成员国带来的压力,加速推进了一体化进程。

由此可见,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欧元区遇到的风险或将超过希腊、超过欧洲所能承受的程度。所以,欧洲官方主流表态依然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欧元集团主席容克表示,欧元区不会放弃希腊。德国总理默克尔也表示,希望希腊能够留在欧元区。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让希腊是否会退出欧元区的话题,如此被市场关注,并造成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呢?

笔者分析有三:第一,希腊政客利用退出要挟欧盟,从而既能放松财政紧缩,又能继续得到援助,同时还能得到民众的支持。所以,退出欧元区造成的种种负面后果,并不符合这些政客的利益;也不符合欧盟和整个欧元区的利益。

迄今为止,欧洲已经为救希腊花了大约3000亿欧元,这相当于希腊全年GDP的1.8倍。对出手援助希腊的欧洲央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各国政府而言,希腊人过度消费了各界对他们的信任。如果这时希腊退出欧元区,虽然不必再为救希腊人掏腰包,但已经花出去的3000亿欧元也就打了水漂。同时,希腊退出欧元区将使整个欧盟背上沉重的资金包袱,为避免希腊彻底破产并防止事态向其他国家蔓延,欧盟将被迫继续付出更多代价。

第二,希腊一旦退出欧元区,很可能推倒多米诺骨牌,最终令欧元区解体,欧元消亡。也比较符合美国人的利益,这是美元霸权被挑战之后一直梦寐以求的。美元现在面对着欧元的挑战,同时还要防范人民币异军突起,这个时候欧元如何能够倒掉,那么就可以回手专心对付人民币。

事实上,欧债危机背后掺杂了更深层较量,即美元与欧元主导权较量的

“货币战争”,美元对欧元的打击也并不仅仅是针对欧元的币值,而是针对其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对美元霸权地位的挑战。从趋势看,美元的储备地位的确受到了重创。金融危机后,美元回流和新增外汇储备的币种结构之间发生了改变,在分配其新增外汇储备的币种结构时,各国货币当局从总体上开始倾向于降低美元在美元储备中的地位。

自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开始,美国三大评级机构就不停的在欧洲上空徘徊,时不时的出手立威。欧元及整个金融市场都随着评级机构的动作波荡起伏。曾有多位欧洲领导人痛批三大评级机构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中推波助澜。三大评级机构在欧洲,不顾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助,也无视欧元区问题国家所采取的积极措施,一味下调信用评级。可以看出,这三大国际评级机构只是美国加强对世界经济操控的一个工具,

三大评级机构在全球范围内频繁唱衰欧元,是在变相地帮助美国政府。它们推动市场避险情绪,把更多的资金赶往美国资本市场,为美国国债寻找到买家并且压低市场利率。希腊组阁失败后,马上就见到评级机构的身影,也是如此。

第三,对冲基金推动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消息,打压欧元走势,从而获得更多的收益。自五月初以来,以欧元为首的非美货币跌势不休。5月1日开始的19个交易日,欧元兑美元有16个交易日以下跌报收,跌幅更是接近800点。截至5月21日,IMM的欧元空头仓位已经接近了历史最高水平。市场投机者所持有的欧元兑美元未平仓和约数已经从上周的14.4万份达到了当前的17.3万份,超过了此前1月份时创出的历史最高水平。

美联储在推出第一轮量化宽松后,曾利用欧债危机狙击欧元;在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之后,又一次利用欧债余波,大举狙击欧元;这一次市场一度度预期美联储将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却迟迟不见QE3的身影。随后欧债危机发酵,希腊组阁失败,市场焦点转向欧洲,直接将欧元推向风口浪尖,很难说这些都是巧合。

社会
健康
污染防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