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神华联合日企争夺全球第一大煤矿

2019-08-12 20:44: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华联合日企争夺全球第一大煤矿 中国煤炭巨头神华集团的扩张版图中,位于中蒙边境蒙古国南戈壁省境内的塔本陶勒盖(Tavan Tolgoi)煤矿的轮廓正变得日益清晰。 上周六,中国神华()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另一公司共同组成的联合体,已顺利进入去年底启动的蒙古国塔本陶勒盖煤田Tsankhi矿区西区块全球公开招标的六家公司(联合体)短名单。 据路透社报道,与神华组成联合体参与竞标的企业为日本第二大商社三井物产,双方于2010年9月开始就塔本陶勒盖项目进行了多次会谈。 据悉,蒙古国政府将邀请入围公司(联合体)进一步谈判,以选定最终中标方进行上述区块的合作开发。 塔本陶勒盖煤矿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未开采煤矿,矿区煤炭储藏面积达400平方公里,煤层厚度190米,共16层,该煤矿属优质炼焦用煤,原煤出焦率60%以上,是世界上紧缺煤种。初步探明的焦煤储量约为64亿吨,其中主焦煤18亿吨,动力煤46亿吨,价值高达3000多亿美元。 高储量的优质煤炭让各国对塔本陶勒盖都垂涎三尺,多年来,塔本陶勒盖的争夺战也一直高潮迭起,几近白热。中国、俄罗斯、加拿大、巴西、美国、日本、哈萨克斯坦、澳大利亚等国的20余家能源巨头公司都加入了这场登陆蒙古大漠的战役。 而对于神华集团来说,这场战役则显得更为漫长。 事实上,早在2003年,神华集团就已经介入蒙古国的煤矿并购项目,时隔8年,这场掘金蒙古的拉锯战仍在继续。 根据神华集团十二五期间的整体规划,在确定内生性增长以及海内外并购两种方式的战略基调下,未来五年,神华集团制定了经济总量翻两番的发展目标。 神华集团执行董事兼总裁凌文表示,神华集团一直在积极寻找海外资产的并购机会,并购、重组、走出去是神华集团的工作重点之一。 而继进军澳大利亚、印度等国的煤矿项目之后,神华集团的海外扩张之路也正全面提速,能否在塔本陶勒盖的项目中胜出,对于试图再造一个神华的神华集团来说,尤其重要。 这个项目的价值摆在那里是显而易见的,更重要的是蒙古本身就是一个矿产资源极其丰富的国家,进入蒙古的意义也可想而知,所以不仅是神华,对于其他竞争者也一样。一名曾代表鲁能、兖矿参与蒙古谈判的知情人士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8年抢夺战 作为中国最大的煤炭企业,神华集团对塔本陶勒盖的青睐由来已久,从2003年起就开始与蒙古国就该项目进行接触。 2003年,神华集团与内蒙古巴彦淖尔盟组成经贸团前往乌兰巴托,就合作开发塔本陶勒盖煤矿进行了会谈。 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蒙古国内的政治局面以及蒙古政府自身的政治顾虑是导致各项谈判延缓的主要原因。 据上述知情人士介绍,在2009年,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中投)同意向拥有蒙古资产的几家采矿企业进行投资,金额为12亿美元,不料此举却在蒙古国内招来多方阻力。 中投的投资金额不足公司3000亿美元的0.5%,却大约相当于蒙古国内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中国的经济影响力让蒙古国老一代的政治家们很紧张。 时任蒙古国总理的苏赫巴托尔巴特包勒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欢迎中国投资。但他也小心翼翼地推进多个国家的利益平衡与投资平衡。 上述知情人士还进一步表示,蒙古国政府曾一度急于让美国博地能源公司(Peabody Energy Corp。) 参与塔本陶勒盖的合作开发,就包含了上述原因。 随后,内蒙古巴彦淖尔市领导试图借助与蒙古国接壤的地理优势出面斡旋,在多方努力之下,距离塔本陶勒盖190公里的巴彦淖尔市中旗甘其毛道口岸也在中蒙双方政府的同意下,由季节性开放口岸提升为常年开放口岸。 2009年1月,神华集团开始建设由内蒙古甘其毛道口岸至包头市万水泉车站的甘泉铁路,为未来塔本陶勒盖煤矿煤炭的运输提供外运通道,据悉,该铁路有望今年年底投入运营。 此外,神华集团还透露,塔本陶勒盖煤矿至甘其毛道口岸的铁路线对接事宜也已谈妥。 业内人士分析,蒙古国内缺乏煤炭需求,塔本陶勒盖煤矿东距出海口近5000公里,运输成本相对较高,但煤田所在的南戈壁省紧邻我国内蒙古自治区,与我国边境的直线距离仅为100多公里,因而该煤田最适当的目标市场只能在中国,运输方式也以铁路运输最为可取。 而对于此次竞标,神华集团与三井物产组成的联合体能否胜出,分析人士认为依托充足的资金和技术实力,以及中蒙两国的地缘优势,神华集团顺利拿下塔本陶勒盖的概率也相对较大。 影响这个项目的因素很复杂,包括管理控制权、投资金额,以及与蒙古国的产量分成协议等等,竞标结果也不能预测。曾参与蒙古另一个煤矿项目谈判的中方代表对本报说。 大漠博弈 作为一个久经封闭的内陆国家,蒙古国在形态上与加拿大西部和澳大利亚西部颇为相似。是淘金者的乐园,也是待开垦的热土。 资料显示,蒙古国政府将国内的15处矿床指定为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资源,塔本陶勒盖煤矿只是其中之一。 随着蒙古国内的投资坚冰逐渐溶解,连续数年内,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都相继参与到了对蒙古国的矿产投资热浪之中。 继俄罗斯能源企业率先进军蒙古后,2005年,日本各大能源企业负责人也相继考察蒙古国,日本政府也开始出手支持大型商社和民间企业进入蒙古国。同年,日本伊藤忠商社与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就塔本陶勒盖的相关问题达成了协议。 中国矿业协会前秘书长刘益康接受本报采访时称,中国企业进驻蒙古的行动则肇始于蒙古铜金矿奥尤陶勒盖的争夺。 当时包括紫金、中铝在内的六七家中国公司有意参与奥尤陶勒盖项目的开发。 国内太多家企业都想拿到这个项目,所以最后由国家发改委出面协调,决定由一家企业出面谈判。刘益康说。 然而,就在中国企业信心满满地试图探入蒙古资源版图的时候,国内媒体的报道却招来了蒙古国的忧虑。 当时很多媒体为了突出报道,在措辞方面很不注意。让蒙古觉得奥尤陶勒盖项目的背后还有着强烈的政治色彩,一个项目的谈判却招来国家发改委的介入,这让他们很反感。刘益康说。 2009年10月初,在历经了数年的冗长谈判后,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力拓矿业集团、加拿大艾文雷矿业与蒙古政府签署了在该国南部戈壁沙漠开发奥尤陶勒盖铜金矿工程的协议。 刘益康介绍,目前,控制奥尤陶勒盖的四家公司分别为澳大利亚力拓、日本三井、住友,以及蒙古本土的一家企业。 据外电报道,奥尤陶勒盖协议的签订将成为塔本陶勒盖煤矿等其他大型外资矿业项目的范例。肾炎综合征的临床表现
什么是白癜风的症状?应该如何控制白癜风?
便秘治疗方法有哪些
新生儿只有一只眼屎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