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三生之三生界 第一卷·灭族之祸 第三十二章:昔日附庸,今日龙族

2020-01-16 23:13: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生之三生界 第一卷·灭族之祸 第三十二章:昔日附庸,今日龙族

龙神雷月果然说话算数,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当真没有让龙岩辰做任何事情,反而想尽办法为他减轻痛苦。只是,龙族之人被锁住龙骨之后,每天要承受锥心蚀骨之刑,犹如千刀万剐,钝刀割肉。

即使龙神雷月每天为龙岩辰灌输寒气缓解疼痛,但每到正午,他仍是痛不欲生,多次请求龙神雷月结束了他的性命。龙神雷月自然没有答应,尽力为他缓解疼痛,承诺只要龙桀一回到族里,就立即请他来为龙岩辰拔掉锁龙骨的刑具。然而,龙桀这一去就是七八天,一直没有回到桀龙族内,龙神雷月就是有心为龙岩辰求情,也无处使力。

终于,在第八天傍晚,龙桀回来了。龙神雷月一得到消息,就立刻前往龙桀的住处,将龙岩辰的情况一说,请他免掉龙岩辰的刑罚。而龙桀却叹道:“唉,都怪我管教无方,才让那畜生带头闹事,险些酿成大祸。锁了他龙骨,也算是为龙族除了一祸害。”

龙岩辰被锁龙骨的原因,龙神雷月之前也了解了,是因为他之前反对三大龙族认只有破道境的龙神雷月为主,凭着自己的身份,纠集了一堆三大龙族的人,抵抗三位族长的决定,差点吧三大龙族闹翻了。好在龙桀等人以铁腕镇压了下来,他也被龙桀亲自锁了龙骨,丢进龙狱中受刑。而他本身也极有天赋,年仅十五岁就已经达到了神灭境,只是被锁了龙骨一身修为几近废除。后来,龙神雷月对龙桀他们说希望可以饶恕当初闹事的人,他才被放了出来,派来伺候龙神雷月,将功折罪。

“唉。”龙神雷月轻叹一声,说到:“桀爷爷,我说过龙神族已经没了,三大龙族也没有必要认我为主,你就免了龙岩辰的锁龙骨之刑吧。”

龙桀想了一下,最终妥协道:“那好,既然是您开口为他求情,我就放了那小畜生。”

龙神雷月笑道:“那太好了!不不如,我们现……”

龙神雷月还没有说完,就被龙桀摇头打断道:“现在不行。”

“为什么?”龙神雷月望着龙桀,疑惑地问到。

龙桀答到:“我和牧野、龙影他们马上要出去一趟,没有时间替他拔出刑具。”

“你们要去哪儿?”龙神雷月问到。

龙桀迟疑了一下,摇头说到:“现在还不能说。”说完,不等龙神雷月多问,龙桀便飞出了族地。龙神雷月站在原地看着龙桀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云端,心中疑惑着是什么事让他如此着急,竟然不愿意耽搁片刻,为自己的曾孙去除刑具之苦。

既然龙桀已经走了,龙神雷月也没有办法,去掉龙岩辰身上锁龙骨刑具之事,只有多等一段时间了。想到这里,龙神雷月心中颇为无奈,虽然自己从未想过伤害谁,但龙岩辰的锁龙骨之刑却是自己而起。

“没办法了,只有让他再多等一阵了。”龙神雷月望着龙桀消失的方向,轻轻叹息一声之后,开始桀龙族的族地内散心。

桀龙族,位于雾云山的正东方,亦处于天雾山脉的末端的一处密林中。先代族长龙暴,在龙神族的先辈的帮助下,在这片密林的虚空中凿出了一方异空间作为繁衍生息的族地。后来经过十数代族长的不懈努力、完善,终于将这个充满混沌的空间扩展到方圆近万里的小天地,源力充沛,十分适合修行。

三大龙族作为站在金字塔顶的种族,实力自然不可小觑。而桀龙族又是三大龙族之首,除了族长龙桀在即将百岁高龄时,一举破入通天境外,还有一个即将踏入尊魔境、三个佛怒境的长老;五个正值青壮之年的罡雷境。剩下的青龙族和黑龙族,虽然都有龙神族帮忙开辟的小天地,但因为实力问题没能像桀龙族那样开辟出近万里的空间,仅拓展到七千里和六千里左右。

可三族各有所长,桀龙族善于修行,境界往往高于同辈的其余两族族人;青龙族重杀伐,又是靠龙阙城最近的一族,在帮助龙神族抵御外敌时,青龙族总是冲在最前面;黑龙族以谋略著称,是龙神族军师级别的人物,当代族长龙影更是自创影杀诀,号称“隐于无形,暗杀第一”,便是对上高出半个境界的对手,也能功成身退。三族又是同心协力,汇聚成了一股仅次于六隐族和三大世家的力量,原界内少有人能敌。

此时,龙神雷月慢慢走在桀龙族的领地中,沿途遇见的桀龙族子弟,全在逆法、破道两境,最高的也不过是破道境巅峰。这是因为龙阙城之变,让三大龙族暴跳如雷,誓要找出真相。于是,三位族长遣尽族内所以达到神灭境及以上的精英,外出寻求蛛丝马迹,只留下一个罡雷境坐镇族地。

“少族长。”

龙神雷月正走着,迎面走来一个穿着长袍的中年人,见到龙神雷月后恭敬地叫了“少族长”。他认得,这个人就是留守在桀龙族族地的那个罡雷境,名字就叫龙罡,与符风尘一样,修行的是金行,不过金锐之气比符风尘更足。

应该是龙桀在临走前特别交代过,龙罡面对龙神雷月是特别的恭敬,甚至对这个比自己低了三个境界的少年,微微弯了一下腰。龙神雷月无奈一笑,对龙罡说到:“龙罡叔不必如此多礼,龙神族已经没了,我也不是少族长,不会让三大龙族认我为主的。”

龙罡神色一动,并没有说话。见状,龙神雷月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看了看周围,问到:“我自幼离开了龙阙城,三大龙族的领地还没有仔细熟悉过,龙罡叔能陪我四处走走吗?”

龙罡答到:“当然可以,少族长想去哪里?”

龙神雷月摇摇头道:“没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随处走走,就当是散心好了。”

“是。”龙罡应到,说着和龙神雷月一起,慢慢向前走着。

……

途中,龙神雷月和龙罡闲聊到:“龙罡叔,知道龙岩辰的事吗?”

龙罡轻叹一声,神情黯淡地说到:“怎么会不知道呢?辰儿本是族长最疼爱的一个子孙,在族中口碑极好,天赋也是卓绝,年仅十五岁就已经是身具神灭境的修为。可如今,他却被族长亲手锁了龙骨,终生只能沦为最卑贱奴仆,实在是令人惋惜。”

龙神雷月也叹息一声,略微自责地说到:“是我害了他。”

龙罡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少年,摇头说到:“少族长不必自责,三大龙族以前本就依附于龙神族。只是,龙神族覆灭后,三大龙族里面就有人不希望再屈于人下,听人差遣罢了。可是,三大龙族能有今天的成就,和龙神族有极大关系。即使如今,龙神族只剩你一人,我们仍将视你为主。”

龙神雷月仰头看了一下远方的天空,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转而问到:“你有办法拔出他体内的困龙钉吗?”

龙罡摇头:“锁龙骨向来是族中最高的刑罚,行刑和去刑的手法向来只有族长和刑罚长老知道,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这样啊。”龙神雷月点了点头,轻声说到:“只是现在桀爷爷和刑罚长老都不在,龙岩辰还得多受一阵子的苦了。”

龙罡默然,龙岩辰的父亲和他是至交好友,如今还不知道这件事。而他也是亲眼看着龙岩辰成长到如今的高度,为他感到自豪。可是,他却因一念之差,酿成大错,前途尽毁不说,还要沦为人人可欺的奴隶,这怎是一个“惨”字了得!

“对了。”龙神雷月突然转移话题,问到:“龙罡叔叔知道,桀爷爷和两位族长去什么地方了吗?”

龙罡皱着眉头,仔细回想了一下,说到:“不知道,族长只说要出去一趟,好像是去炎黄古都。具体是什么事情,他没有说。”

“炎黄古都?”龙神雷月低声重复了一句,然后问到:“是人皇叔叔那边出什么事了吗?”

龙罡摇摇头道:“不是。十年前,人皇、天帝、魔尊三人联袂踏入破天境,被世人奉为天下美谈,现在正处于巅峰时期。他们所在的轩辕、天家、赤氏三大世家,隐隐有凌驾于如今的六隐族之上的趋势,应该不会出任何问题。”

听后,龙神雷月陷入了沉思。飞霞祭时,人皇曾和天帝、魔尊一起投下法身,引来了天地异变。那时,龙神雷月就已经猜测到他们可能进入了破天境,现在听到龙罡提及此事,丝毫不觉得意外。但是,既然人皇那边没有出任何问题,那龙桀他们赶往炎黄古都,究竟是所为何事呢?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走了将近一个小时,闲聊了很多关于龙神雷月离开龙阙城后,有关龙神族和三大龙族的事情。从傍晚聊到了日头下沉,龙神雷月知道了许多有关龙神族的往事;龙罡也知道了,龙神雷月说不再以少族长的身份自居,强迫三大龙族认其为主,是发自真心实意。

走着走着,龙神雷月见月亮渐渐升起来,想起龙岩辰还在小院里,等着自己带回龙桀为他拔出刑具,便停下脚步说到:“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龙罡也停下脚步,说到:“那好,在下告辞。”说着,朝龙神雷月作了一揖,便转身离开了。

结果,他刚走没几步,龙神雷月还没有来得及转身离开,就见他重新回归身来,眼神飘忽不定地说到:“少族长如果真想减轻龙岩辰的痛苦的话,我倒有一个方法。”

“哦?”龙神雷月一听来了精神,忙问:“是什么方法?”

龙罡犹豫了一下,最终咬牙说到:“少族长可知为何三大龙族的先辈,愿意选择依附于龙神族?而龙神族中,这个‘神’字又有何意义?”

龙神雷月从未深思过这个问题,说到:“愿闻其详。”

龙罡解释道:“龙神族本意为‘龙族之神’,掌握着原界内龙属种族的生死。古时,若有龙族在征战中受了重伤,龙神族的前辈就会赐下本命精血,为其疗伤;同样,龙族中若是有人犯了错误,龙神族也可以一言杀之。”

龙神雷月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说法,感到十分震惊,说到:“原来是这样。”

“所以……”说着,龙罡弯下腰,冲龙神雷月抱拳道:“桀龙族龙罡斗胆想替罪奴龙岩辰,求一滴少族长的本命精血,免去他锁龙骨时万蚁噬心之苦!”

龙神雷月见龙罡竟然如此郑重地拜托他,连忙将他扶了起来,说到:“龙罡叔叔,快起来,说到底这件事都是因我而起,我一定尽我所能帮助他。”

龙罡站起腰,感激涕零道:“谢谢少族长,辰儿他有救了。”

“唉。”龙神雷月在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问道:“这样能不能拔出他体内的困龙钉?”

龙罡摇摇头道:“不能,不过却能免去他每天锥心蚀骨之苦,等族长回来,就可以去除刑具了。”

“那好吧。”龙神雷月失望地说了一句,送走龙罡之后,自己也开始返回小院。

龙神雷月回到小院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了。龙岩辰很早就等在院子里了,见他回来,立刻用乞求的目光看着他。龙神雷月看着无助地龙岩辰,于心不忍地说到:“龙桀族长出去了,只有回来的时候,才能为你取出困龙钉。”

龙岩辰佝偻着腰一听,眼神中好不容易燃起的一点希望之火,立刻被冷水浇灭了,耷拉着脑袋,慢慢挪向一旁。龙神雷月看着他绝望的背影,连忙说到:“等等,虽然我没办法立刻拔出你体内的困龙钉,不过我已经找到了减轻你痛苦的方法了。”

闻言,龙岩辰慢慢回过头却没有说话,只是直直地看着龙神雷月,眼神灰暗,那是真正的面如死灰。龙神雷月不敢再看,只说了一句,你随我来,便匆匆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龙岩辰拖着铁链,慢腾腾的跟在他的后面。

进入房间后,龙神雷月让龙岩辰盘坐在地上,自己则是盘坐在床上,闭目开始提炼体内的本命精血。然而,他刚一闭上眼睛,将心神沉浸到身体内,就听见耳边有人说到:“为一个反对你的人浪费一滴本命精血,值得吗?你可知,这样做可能会让你折寿十年?”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在线预约
长春白癜风医院怎么走
宝鸡治疗白癜风办法
邯郸癫痫病治好费用
上饶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