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至尊透视眼 第1524章 宣战

2019-10-19 11:26: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透视眼 第1524章 宣战

几个女人,到底谁的天赋比较高,苏哲现在也看不出来。复制址访问hp:

至于打赌的事情,这个就交她们几个去研究了。

这两天苏哲将基本功法教给夏珂她们后,全部精力几乎放在如何对付风涅槃这件事上。

他说过这两天会出手,对这话苏哲深信不疑。

至于他会选择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这个就猜不出来。

或许全天二十四小时他都随时可以寻找着机会,就像那天晚上大半夜出现。他同样可以选择出手了,只是他当时没有那样做。

“宿敌吗?”

苏哲不怀疑这句话。

他觉得应该怀疑这句的真实话,却接受这个事实。

自从第一眼见到风涅槃,心里也萌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明明他们两个人没有见过面,出现这种念头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然而苏哲并没有觉得这事情奇怪,只是认为风涅槃在见面那一刻开始,注意会让他们成为敌人。

哪怕是有朝一日他们联手对付一号,始终不会成为朋友。

生命中有一些人,必定只能成为敌人。

而他与风涅槃就是这种情况。

“嘘。”

轻呼出一口气,苏哲手里端着一杯酒轻摇了一下。面前坐着狼王还有吴词仁,这两个人目前来说是他的得力帮手。

尽管整个杀鹰战队同样是他的主力军部队,眼下,商量事情,狼王与吴词仁两个人就行了。

“准备要开战了。”

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干后,把杯子放回桌子上面。

“这一次是风涅槃开始下战帖,做为应战这一方,我们没得选择。”苏哲重新倒满酒。“现在就是不知道对敌人会怎么出手,是今天还是明天。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一定在这两天出手。”

“这么肯定?”吴词仁问道。

“是的。”

因为是宿敌,很多话,即使风涅槃只是随口说出来,苏哲亦相信他会那样做。好像心里有一个感觉,哪怕风涅槃会选择几时出手,都能够感应出来。

这种感觉很奇怪,却说不出来。

“凭我与风涅槃前后几次的见面,我觉得他会选择在今晚晚上子时。”

吴词仁皱了皱眉头:“子时?这大半夜的出手,这家伙还真的不是按规矩出牌。”

苏哲轻笑道:“他要是按规矩出牌,怎么会有今日的****组织。你也明白,这个组织的人都是极其恐怖,等下你得喝好吃饱。不然真的遇到棘手的对手,没办法自救的情况下,希望到了下面也是一个饱鬼。”

“呸!”

吴词仁轻啐一口,自个儿拿过边上的酒将杯子倒满。

“我还有一千多万的饭钱放在你那里,岂会这么容易就死掉。你大可放心,我不单没机会当一个饱鬼,我还可以将放在你那一千万饭钱全部花光光,一分都不留给你。”

“希望你有这个机会。”

停顿一下,苏哲转过目光看着狼王,“你也要开始准备了,不知道你到现在还能否控制?”

“勉强可以。”狼王答道,“好久没有遇到这么厉害的对手了,真想再次尝试一下,今晚来的敌人能否让我恢复到年轻时的热血。”

那个时候,驰骋战场,几次陷入重围,最终捡了一条小命回来。

尽管如此,狼王却喜欢这种热血的感觉。

现在,他的血已经开始沸腾了。

狼王知道血液沸腾得这么快是因为什么原因。

这两天他哪里都没有去,一直在催生着心魔。到目前为止都还能够控制心魔的节奏,就是不知道今晚过后,等真正的敌人到来,借助心魔那一股力量后,他能否保持清醒。

将吴词仁刚倒满的一杯喝完,狼王继续说道,“苏哲,我没有什么要求,只是希望你在看到我控制不住后,直接出手。不需要有任何顾忌,因为你的顾忌或许会害死很多人。”

苏哲没说话,只是在心里轻叹一声。

真到了那个地步,他未必可以出手。

到底是自己的兄弟,总不想让自己的双手沾染着兄弟的鲜血。

沉吟一会,苏哲缓声道:“现在说这个还早一点,假如真到了那一步,再来考虑这个问题。”

吴词仁对他们的对话听得不是很懂,他正在大口大口的喝着酒。

虽然他知道,红酒大口饮有点浪费,但他并不在乎。

一千多万的饭钱在苏哲手里,不管他是大口喝还是牛饮,相信这一辈子都没办法喝完那一千多万。

假如真喝完了,或许他可以戒酒了。

很快,一瓶酒就在吴词仁的大口牛饮之中解决掉。

随手将瓶子往门口外面一丢。

“砰!”

不是瓶子掉在地上碎掉的声音,而是门被打开的声音。

瓶子让一个人给接住。

一个与他年轻差不多的男人。

吴词仁盯着他看了好一会,觉得有点眼熟,但又是陌生得很。

“这么好的酒,居然没叫我来喝。”

男人拿着酒瓶走过来,将酒瓶放在桌子上面问道:“还有没有?”

吴词仁摊摊手道:“不好意思,你来迟一步,这是最好一支了。”

“真可惜,我还准备过来蹭杯酒来喝。”

吴词仁看了一眼狼王,接着又看一眼苏哲。他有注意到,当这个男人走进来的时候,他们两个人眉头都皱了皱,直到现在都没有舒展开。

想了下吴词仁开口道:“要不这样,你先坐一会,我出去买酒。”

“远不远?”

“远。”

“那我在这里等。”

吴词仁眼睛眯了下,这家伙还是有点意思。换别人,就算想要喝酒,要是太远的话,早就不用麻烦了。可是他却选择坐下来等。

“那你等一等,我去去就来。”

吴词仁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折身回来。

他走到苏哲的面前,搔了搔头说道:“现在有客人过来想要喝酒,你给点钱。”

苏哲从身上掏出几张红钞递过去道:“招待这种客人不需要买太好的酒,我怕他喝不惯。”

吴词仁暗暗撇撇嘴。

接过几张红钞走出门口终于忍不住嘀咕一句,“他喝不惯,可是便宜的酒我还喝不惯呢。”

吴词仁去买酒后,苏哲翘着二郎腿,身体倚靠着沙发。

“这么有空过来,难不成现在就准备动手?”

“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是。”

“哦,这么肯定?”

“因为你不是风涅槃。”

来者是陈帛。

这家伙,还真不知道他代表着哪一方。既是****组织的成员,这几次却一直很友好的相处。如果是以前的陈帛那自然是一件好事,起码喝酒一定不会让他有清醒的机会离开。

“你还是要说一下这一次过来到底所谓何事,你应该明白,你不是以前的博士了,我随时可以怀疑你是风涅槃派过来刺探消息的。”

苏哲手里端着杯子,上面还残留着一些红色的液体。

“你可以怀疑,事实上你的怀疑是对的。”陈帛说道,“风涅槃让我过来看看你们接下来要怎么应付我们今晚子时过后的进攻。”

苏哲眉头皱着,还真的如同他的猜测,他们选择子时进攻。

或许这真的是宿敌,哪怕并没有见过多少次,可是一些想法还是能够一猜便中。

“他选择的战场是你家。”陈帛看着苏哲,“所以,等下你回去后得提前将你家里那几个红顔知己安顿好才行。虽然我们在一般情况下不会对女人出手,不过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总要有一些人牺牲。到那个时候并不会去理会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老人还是小孩。”

“‘救世者行动’,一切都是以牺牲小我成就大我。最终能否成功现在谁都不知道,有一点可以肯定,一旦真正打起来,必定会死很多人。”

苏哲冷声道:“那你们可以来试一下,我倒想看看,被喻为是宿敌的人,实力到底有多强大。希望不会让我太失望,不然所谓的救世者行动,最终只会变成一个笑话,成为我日后茶余饭后闲谈的话题。”

陈帛淡声道:“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这一次的行动一定会让你印象深刻。”

陈帛站起来,“再次提醒,今晚子时我们便会出手。你的红顔知己可要安顿好,不然出手了,那就是血流满地。”

“我等着你们过来,到时就不知道是谁的血流满地。”

“那就拭目以待。”

陈帛往门口走出去,正好看到拿着酒回来的吴词仁。

“这就走了?”

“走了。”

“这酒呢?”

“你们喝。”

吴词仁顿时脸就拉下来,“这么难喝的酒,我向来不喝

。”

“我也不喝。”

吴词仁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陈帛从他身边走过,而他手里拿着两瓶二锅头,不知是该扔还是该拿进来。

“二锅头可是好酒。”

苏哲站起来,“不过,我刚喝了红酒。很多人都说,酒不要混着喝,所以你先留着。等子时过后,你还有命回来的话,就顺便把这两瓶二锅头给喝了。我敢保证,喝了这两瓶二锅头,以后你就不会觉得红酒好喝了。”

“你去哪?”

“敌人子时前来进攻,我总不能过于优闲,这可是看不起敌人的行为。而这种行为,我向来不会做。”

本来自hp:/bk/hl/24/24477/

温州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东莞白癜风治疗费用
洛阳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温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东莞好的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